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逍遥异识录 > 第四百五十九章

第四百五十九章

怎么会这样!

凌昱哥不是说他没事吗?

他怎么会把凌昱哥伤的这么重!

看着欧凌昱比那静脉曲张更恐怖的右手,眼中逐渐泛起了泪光。

一半是吓到了,一半是完全的不敢相信!

戴笠苼完全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下的手!

他只是!他只是……

其实一路上,欧凌昱都在特意掩饰着自己的面部表情。

回到静阁后与戴笠苼说了一句话,便立刻进到卧房床上捞起袖子查看自己的右手。

未掀开袖口前,并未察觉有什么不同,只觉无力与麻痛感。待到掀开袖口之后,欧凌昱第一眼看到手臂的模样时,也不禁吓了一跳。

皮肤下的经脉里形成大小不一的肿块凸起,他知道这是两方力量相互冲击,弱的一方被对方异识能量倒灌,经脉不通而形成。

当时他不想伤了戴笠苼所以只用了小部分异识能量,结果……

现在手臂内异识能量乱串,导致他手臂完全没知觉了。别说凝结异识能量,就连普通的伸缩都难以控制。只能自己调息一下,才能回复了。

但是他自己一个人在卧房调息运气了许久,也未能有半点成效。

每当他把自己的手之异识能量传输到右臂,想把那股不属于自己的异识能量强压排挤出臂外从而疏通自己经脉时,整个手臂却更加麻痛,像要炸裂一般!

如此反复试了几次,都是这样的结果。

就在戴笠苼推门进来的前一刻,手臂越发疼痛难忍,自己的异识能量也逐渐耗尽,整个人大汗淋漓,体力不支。

地上的戴笠苼赶紧擦了眼泪,快速从地上爬起来。

“凌昱哥,你为什么都不告诉笠笙!为什么……”啜泣着埋怨他什么都不说。也恨自己这么大意,这么久都没发现欧凌昱的不对劲。

“让笠笙帮帮你,让笠笙试试!”说完整个人快速往欧凌昱身旁一坐,抬起他的右手把自己的异识能量灌入其中。

“唔……别……笠笙,我手臂要炸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欧凌昱,右臂被戴笠苼传输进来的异识能量弄得更加肿胀不堪,欧凌昱忍不住难受的低喃着。

紧接着“哗”的一口鲜血从嘴里喷涌而出!整个人往后仰去,重重的躺在了床上。

“凌昱哥!”戴笠苼正在努力帮他调息,却在看到欧凌昱吐出了一口鲜血时,吓得他立马停手叫唤着。

探了探欧凌昱的鼻息,却发现气息更弱了!

怎么会?他不是在帮凌昱哥调息了吗?为什么凌昱哥看起来更严重了?

再看向欧凌昱的右臂,似乎比方才肿得更厉害了。

戴笠苼正想着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床上的欧凌昱却在此刻醒了过来,虚弱的喊着“笠笙……”

听见欧凌昱出声,戴笠苼立马凑上耳朵挨着欧凌昱的嘴唇,认真的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笠笙……你……试着用你的异识能量把他牵引出来……不要再传输进去……”欧凌昱有气无力的说着,戴笠苼在一旁了然的点了点头!

摆放好他的身姿,再次拉起欧凌昱的手臂,戴笠苼这次学聪明了,一边缓缓的释放着自己的异识能量牵引出欧凌昱臂内的能量,一边紧盯着欧凌昱的脸色。

果不其然!欧凌昱原本难受而皱着的眉头慢慢的松平,表情也不再似前面那般痛苦了!

看着脸色逐渐好了起来的欧凌昱,戴笠苼高兴的想到:看来是这样没错了!方才毫无顾忌的替他调息起来。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看着他表面几乎恢复如初的右臂,戴笠苼这才放了心。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细汗,慢慢的放下他的手臂塞进被子里。

起身看着欧凌昱熟睡的容颜,戴笠苼一阵愧疚。受了这么重的伤,却没有对任何人说起,既没有去找他的父亲疗伤,也不让自己知晓!他是怕他父亲对自己心生芥蒂,怕他内疚自责吗?

“凌昱哥……笠笙,不该那样出手的,是笠笙做的太过火了……才把你伤成这样……”,戴笠苼跪坐在床前,伸进被子里握住欧凌昱的手掌,低头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

戴笠苼此刻心里的愧疚感与谴责感统统都出来了,他一直都是个乐天派,做事也是虎头虎脑,从不考虑后果。

就在刚才的事情发生后,戴笠苼才恍然大悟般,意识到自己以前真的是太过幼稚无知了。

说完这番话后,戴笠苼起身走出卧房,来在堂厅的茶几上,撑着下巴望着窗外的天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欧凌昱连着沉睡了几个时辰,待人醒来时,刚好已经到了晚膳时间。

“唔……”刚醒来的欧凌昱撑起身子想要坐起来,却不小心扯动了右臂,整个人被瞬间传来的酸胀感难受得闷哼了一声。

看了看周围并没有戴笠苼的身影,心想道:难道是回了自己的客室?

摇了摇头清醒下,掀开被子正欲下床。卧房门便被人推开了,门前所站之人正是戴笠苼!

“凌昱哥,你醒啦!哎……你别下床!”看见欧凌昱已经醒来,戴笠苼高兴坏了,却见他想要下床,连忙出声阻止道。

整个人也往欧凌昱床边走去,直接抓过他的右臂仔细观察一番,发现确实和正常手臂表面一模一样了,才轻轻的放下他的手臂。

站直身体居高临下直直的看着欧凌昱问道“凌昱哥,你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不准再欺骗笠笙!”

“我无事了,笠笙……你……”正欲回答他自己真的没事了,让他不要担心,抬头便看见戴笠苼的眼中水汪汪的样子,一时语塞,就那样仰头直直的看着戴笠苼。

此刻脑海中却回想起了几个时辰前,他推开门看到自己右手时,那一副吓傻了和一脸愧疚自责的样子。他真不愿意他看到这些,所以才说自己有私事要处理,让他不要打扰自己。

“凌昱哥,你为什么不告诉笠笙?你这条手臂要事没处理好,要是……”戴笠苼眼含泪水的看着欧凌昱说道。后面的话他实在不想说,连想想都觉得一阵后怕。

“我真的无事了,笠笙,你都多大了,还哭鼻子?”仿佛是为了缓解戴笠苼此刻的情绪,故意开他玩笑的说着。

站着的戴笠苼听完欧凌昱的话简直更想哭了,明明受伤的是他,明明他现在应该很生自己气,很恼火自己打伤了他的……

可他偏偏还一脸云淡风轻样的岔开自己的情况,若无其事的说着它话让自己开心……凌昱哥他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好……

“笠笙才没有哭鼻子!笠笙那是眼里进砖头了!”说完转过身不再看床上的欧凌昱,自己偷偷的擦眼泪擦干。

欧凌昱见他这样,大概也猜到他是不好意思了,也就不多说什么,笑着摇了摇头。

“凌昱哥,你饿了吧,笠笙刚才去端了晚膳过来。你要不要吃点?”忽的想起了从膳堂端来的饭菜,被自己放在堂厅的茶几上,急忙说道。

“好。”欧凌昱微笑着答应道,说完掀开被子,准备穿鞋起来。

“哎哎哎……凌昱哥,不是说了让你别下床吗?你右手还有伤,就别动了,笠笙端进来喂你吃就好了。”说完转身端饭菜去了,没有给欧凌昱发言和拒绝的机会。

最新小说: 丛林军医 我不是大好人 魂御万千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我老婆明明是天后却过于贤惠了 域寂 苏家养子 魂龙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我真是混娱乐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