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史 > 凤舞隋末 > 第六百三九章 反心已显

第六百三九章 反心已显

世界那么大,你要不要跟我去看看?”

这种话,在这个时代而言,也就只有黄娜能说得出口,也当然只有李密能听得进耳!

对于李密这个人,虽然黄娜从未在历史书里仔细研究过他,但凭着当初与他那席有关经济、民生的谈话,从他的反应便可看出这人的心胸之中,的确是有着“天下大治”的政治抱负,而非是什么王世充、杜伏威和李渊那种只想着老子自己当皇帝,管它身后洪水滔天的狂人。

而且,经过“黎阳之变”后(指李密在黎阳转投天凤军),黄娜也在进一步的与他相处中,发现李密这个人虽然一把年纪了,心态却是比常人更为缜密。

不管是在迎接天凤军的入城仪式上,还是后来黄娜进驻皇城却不入宫室的行为,以及搬运洛阳朝廷书卷杂物的举动上,他都没有显露出一丝半点的迟疑,给予了充分的信任。

单单就是这一点,黄娜就觉得这样的人值得信任。

至于说担不担心他再次反叛,黄娜本身是一点都不担心的,因为不管是三角翼还是神机箭,又或者是神机炮、梨花枪……这些超时代武器所形成的技术壁垒,对于古代人来说起码有着三四层楼的高度,别说以这个时代人的认知不可能轻易去通过反推来获得正确的技术,就算给了他们正确的技术和配方,让这些古代人去制造去装备去使用,最终要形成客观的战斗力也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之内,只怕天凤军这边早就迭代更新了。

所以黄娜丝毫不担心李密能整什么幺蛾子,不但大大方方的留下标营和军火装备,就连空军给都可以给他留……以空军飞行员们的资历而言,估计李密得许诺封王才有可能打动人家,可是能被入选为飞行员的人,会有这么天真么?

无论如何,这场叫世人普遍侧目的东归,反正就是如期开始了。

由黄娜亲自领着,军民共计二十余万人的队伍,出了洛阳城后便浩浩荡荡的沿着黄河两岸的水陆官道向东行去。

这二十余万人的队伍中,天凤军的军士其实仅仅占了六万多一点,其余十几万人大部分是前隋朝廷的官吏、工匠和其家眷,还有洛阳左近各处宫室的部分宫人,以及部分决定随东归大军前往高密寻求商机的洛阳商人和他们的商队与家眷。

对于洛阳商人这个群体,说来也非常有意思,黄娜自打进驻洛阳之后,便不断有洛阳商界之人通过种种渠道想要与她搭上话,甚至直接找到房玄龄进行请托的也有,可偏偏黄娜就是不露面,只是忙着将洛阳城中的东西打包运走,等于是用这个姿态告诉所有人,她是真的不准备用洛阳做新都。

而在这么一个情况之下,久而久之这洛阳的商界也都当真死了心,也才自行筹建了一支庞大的商队随行东归。

当然了,你要说洛阳这个地方好不好,绵延千年的十三朝古都肯定是牛叉的,可未来的天凤女皇国必然是一个海洋性的大国,你的首都居然不靠海是不是有点搞笑了?

除此之外,西北的天气也是一个诟病的点,还有几千年都禁绝不了的游牧民族南侵,所以有着充分见识的舅侄俩,还选洛阳作为都城岂不是智商有问题?

当然了,不选洛阳作为新都,并不意味着会将它废弃,在未来肯定要将洛阳建设成一个“近西北地区”的商贸和政治中心,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当新朝正式开始向西域展开野望之时,洛阳也必然成为这野望的重要战略支点和征西桥头堡。

便也说此时,但见的晨雾微散,骄阳自东方升起,李密等一众从属西部战区的文武将官,依旧静静竖立在建春门,目送着东归队伍渐行渐远。

李密之下,但见文武各站成排,武官这边排着二十余人,有名的依次是王伯当、单雄信、程咬金等,而文官这边也排着十几个人,打头的分别是房彦藻、祖君彦、邴元真、贾闰甫等人。

良久,但见李密神色微微一变,便自喝道:“来人!传令回府升帐,各部军前议事!”

众人得令,忙也随他入城去了元帅府。

这元帅府本是由原来王世充的太尉府改建,府中极为宽敞,单是正堂便可容得百人聚集,立柱取用秦岭千年楠木,大小粗如人身,便可见当时王世充是如何豪横。

也就说待得李密引着众人上堂坐定,又等来元帅府所辖各部军官齐聚,也才轻喝一声,开口与众人道:“翟让、翟弘兄弟,盘踞大兴,屡不奉召,其反心已显,何人可往大兴,将其兄弟首级取来?”

这话说来,全场之中除了本属于天凤军嫡系的留守标营营长们听着有些诧异之外,属原瓦岗军嫡系的文武官员们倒也丝毫没有意外的表情。

本来大家也都知道,当初翟让领着瓦岗军偷大兴得手以后,就与李密有了分庭抗礼的举动,李密反正归了天凤军后,虽然表面上翟让也表态归顺,可他一不在大兴悬挂天凤战旗,依旧还挂着瓦岗军旗和他的翟字认旗;二不奉召来洛阳述职,李密几次传召他都故意推脱……甚至连黄娜主力东归这等大事,他都没有来洛阳冒泡。

所以单是这三点,就决定他确实该死了!

而黄娜这边,除了在黎阳李密反正之初,随手给翟让安排了一个大兴守备的职务以后,就再没什么动作,便是东归之前设立元帅府,也没有提他一句,摆明了是要李密自己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却说李密虎目一瞪,气势汹汹的说完这番话后,首先捧场的便是程咬金,但听他虎吼一般喝道:“便叫俺老程去吧!翟让那厮真真该死,俺瓦岗的脸面都叫他丢尽了!”

不过单雄信却是忙出声道:“义贞且慢,听某一言!”

而后便听单雄信抱拳与李密道:“魏公,大兴尚有旧部愈万,忠心翟氏兄弟之人未有甄别之前不知多寡,是以此事当智取之!”

李密眉目不动,便自问道:“贤弟所言有理,当如何智取?”

这话顿时叫单雄信有些难答,见他不由将目光投向了房彦藻、祖君彦等人,便也见得祖君彦抚须道:“翟让屡召不至,叛意已显,若是派兵前去,只怕入不得城。不过他手下裴仁基、王儒信、郑颋等非是迂腐之人,或可从此下手。”

李密顿时眼前一亮,便也看向祖君彦笑道:“不知计将安出?”

最新小说: 无限穿越之你是谁 灵来无恙 南城遥 吞噬进化谱 我有一台GBA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红尘斋姑娘 碧水天堂 我练了辟邪剑谱 将军也是王妃的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