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邪枭皇 > 吹牛开恋

吹牛开恋

是的,准备出发的天虎所感受的就是这种奥妙,三个人很幸福,便要去不知道的地方救不知道的人

……

而伴随着仇恨,绵延那三千尺之后,于一处山洞中出现一道仿佛更开心的身影。

“啊哈哈哈哈!”

山洞中,传出天真浪漫女孩的声音,之后,则带来红玫瑰般的鲜红色,眸子中冲荡的都是这种色彩,是无尽的血红!

也不知道是穿透死第几个烦人的家伙了,只知,自己身上的白色罗裙及身后泣魔之影的乌色长袍已经成为红色了吧。

此时

小魔王媚泣脸上还留有着血泪的痕迹,美眸中寒光一闪,用小手一引,连同着一道血色的丝线穿透面前的那个家伙。

让那个混蛋直接定在自己面前。

然后,看着那个家火绝望的面庞,媚泣的小手抚摸向那个家伙的脑袋,含泪轻语“呜呜……父亲!”

仿佛心中有很多吐不尽的酸水,然而,媚泣却是那般的平静,望着对方眼中的那疑惑惊恐以及希望之意,冷冷吐字

“……”

还是说不出来。

轰的一响,粉碎那个家伙的脑袋。

同时间,媚泣身后的那个女魔王泣魔突是发出一声狰狞地厉啸

“不!”

随着吼叫,眼角处的血泪那是以暴雨梨花般的效果那么打出,仿佛是血剑裁决,留下一些脑袋。

倾刻之间,那些头也是被粉碎个干净,因为女孩没有勇气去看那些,只能毁灭了他们!

而那个已为女恶魔的女孩,媚泣,此时真的好痛苦,又注定再次面对那个痛苦的回忆。

想起了

亲人就那么倒在自己的面前,那些血仿佛全部流入到自己的眼眸中,便创造出自己这个血泪的绝技。

别就是这样,注定着无法回头,自己踏上了那条路,而去那路上的引路人是……

“夜伤!”

对!媚泣心知,正如自己身后那个女魔王咆哮说出的话,是夜伤哥哥把自己带入到那痛苦中。

或者说他是汤姆,当时的小女孩遇到的便是那个家伙吧,是那个吹牛的家伙!

如今,中了阴王的圈套,被困在一个充满幻象的山洞中,也不知道伤夜那个混蛋是生是死。

媚泣便是开启那段回忆,打开了魔王心中的脆弱

……

缓缓睁开双眸,水系教会的千金露斯雅,迷茫地看着窗外。

于那昏暗着的月夜中,看到几片云在飘渺着,骤然之间云又分开,展现出一个血色的瞳目。

在那里面会出现什么呢?

女孩不知道,就像不知自己为何会在这里那般。

便那么从高贵之位一落千丈,被困在这个地方,失去选举圣女的那个机会,这是为什么?

女孩透过透过铁窗的那一丝昏暗的光亮,注视着。

也就只有月亮为伴了!

那白皙小手仿佛死死的嵌入到铁窗上,望着手上鲜血渲染出的痕迹,又是不禁仰望。

这感受似那些密集的睫毛,猛然间便那么向里一收缩,睫毛好似是颗颗闪亮的针,向里面扎,让这眸子陷入到血雾中。

而于这不知是虚幻还是现实的血雾中,女孩已看到那一排鲜红的字

“南边宰虎,北边屠龙,吹尽这牛,写尽这情,小魔王伤夜驾到!

……落款,从不说大话!”整出现在天空上。

紧接着,像是一场绚丽的烟花,更像是飞溅的赤色的血液,在眼前舞蹈。

倒感觉那些东西是可爱的,小女孩露斯雅不禁伸出手指去触碰,感受着冰凉,注视那夜空上赤红之中隐约展现出的影。

在那一刻,金发小男孩的影子嵌入到女孩露斯雅的心中。

那是个魔王!

对,虽然小女孩露斯雅打量着那个家伙,看他在阳光微笑似是个纯情的男孩,不过,一听他名字也就知那绝对是个魔王了

伤夜!

正是那个前几天送来挑战信的家伙,他引起了很大的恐慌让所有的牛集体暴炸。

那个效果则似今天看到的烟花,再扩大上那么几分吧。

记得几天前

无尽的鲜血就洒在牧场上,组成一排字“魔王伤夜,亲临!吹尽这牛,写尽这情!”

当时露斯雅正在远处喂牛,主要是与一只小牛在那里嬉闹着。

就见这刚才还给自己酥麻痒感的小牛,猛然间暴躁起来。

露斯雅顿时便是一惊,完全的不明所以,不由得向牛嘴的方向看去,那居然是红色的草,是牛的鲜血染红了的草。

露斯雅不禁远望,便见这样的字

“魔王伤夜,亲临!吹尽这牛,写尽这情!”这字横贯在草场上,像是个屠杀的前兆,杀掉那么多的牛,也不知道究竟能续写出什么

而对于之后的事情,露斯雅已出现一些思想断层,通俗的说那就是想不起来了!

然而,这些回忆,就够激起心中的怒火了。

故此,被困在黑屋中的露斯雅便是向着那个出现的小男孩,伤夜,愤怒的说道

“喂!你前几天来我家的牧场,杀死那么多牛究竟要干什么呀?什么乱七八糟的,吹尽牛写尽情,你究竟要干什么?”

露斯雅那是一脸的怒,透过囚禁自己的铁窗,警觉的望着那可怕的魔王。

在外面夜空中,魔王男孩伤夜一笑,便让露斯雅进入到一个欢快的空间内,准确的说是进入到了创造出的月上。

在创造出的空间中

露斯雅已经是坐在了月上。

与她相对的,坐在月上,正与身后的魔王虚影伤夜打着牌,看一下那可爱的小女孩,汤姆便是实话实说

“就是那字面上的意思呗,吹尽牛,算是给你们个见面礼,顺便证明一下本魔王的实力!

写尽情呢?

就是,我背后的那个哥们说,他与你体内隐藏的那个恶魔有些缘分,非要让我过来带他这个丑丈夫见见媳妇!”

把手一摊开,汤姆看着那个女孩,微笑“所以呢,我就来找小妹妹了。呵,就是这样!”

这样?

喂!什么情况?

听到那个家伙的话后,露斯雅那只能是顺着思路想,则发现出一个事实。

这个魔鬼的入侵完全是为了自己,或者说是他是为了隐藏在自己体内的……魔鬼!

什么?

在自己体内有魔鬼,这怎么可能?自己那可是圣女的最佳人选,最出色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孩。

体内怎么可能有残暴的魔鬼呢?

露斯雅坚决不相信这一点,便是面对着那汤姆,及汤姆身后的那个魔鬼伤夜,露斯雅高傲说道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胡话?还有,你可好大的胆子!敢擅自闯入这里,不知道这里是木系教皇的圣地吗?”

许久之后没有回应,露斯雅只能是那么注视着。

刹那之间,只见远处原本是弯弯的月牙在旋转着,那灿烂光辉不断扩散着。

月牙成为了圆月,拥有着无边的猩红色那月那么令人窒息般地压下来

一瞬间

当露斯雅再看之时,则见自己依然在那个铁窗处,仿佛一切只是梦,却是能看到屋内多出一个小男孩。

便证明着,那一切全是真的,怎么会这样?

见那个小男孩在微笑“这是木系教堂,我自然知道啊!那你可曾知道你现在位于哪?你又可曾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露斯雅呆呆地立在那里。

心想,是呀,别管对方是怎么闯进来的,自己又是如何到这里的呢?

难道是被那帮人关起来的?

这又是为什么?

一些残破的记忆碎片仿佛是刀片般,切割着神经一点点的呈现出来……

选举圣女的当天,猛然之间听到哭泣的声音。

之后是一片血色,是那些狰狞的面孔全部涌上来,冰冷的铁链如同魔鬼的触角般延伸着。

最终唯一剩下的便就是被封在这么个地方这一画面。

如此,证明那一天肯定发生了什么变化。

难道是自己受到了什么迫害吗?很快联想到这个层面,露斯雅陷入到痛苦之中……

同时,关于女孩身上的谜团,那汤姆也已进入到沉思中

“莫非这小女孩真的是被迫害的?

她又为何会在这里呢?伤夜魔王想要让另外一个魔王出现。如此,伤夜他又有什么别的目的呢?”

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汤姆一想到伤夜送给自己复仇的力量,便是充满着一种未知的惧怕。

亲眼目睹家人被杀,叔叔篡位,所以自己必将承接仇恨去当那个魔鬼

难不成……

没有去想,毕竟当时什么都没有说,回想起往事,如今还是一种

痛苦!

……

同样是以天虎为中心对称轴,三千尺的另一侧,位于一片光明区域。

魔鬼汤姆,那是一脸戏谑地看着,与自己相互牵绊着的魔王伤夜。

一只手翻卷着对方的袍子,汤姆在问“我不会放过你!可以说,露斯雅就是被你我亲手领上的这条不归路的!

如今我与她分隔两地,大概就是命吧,我有种预感,我们之间将会有一个结局!”

唉!

或许就是这样的,对于汤姆的问话,纵横黑暗的暗夜魔王伤夜发出沉闷的叹息,悠悠而言

“生死转循!已经陷入到这里就很难出去,以你的警觉性不应该没有发现这一点吧?

那之前你又为何如此而为?冒然追击?莫非你真的是为追踪阴王部队的行踪不成?”

见伤夜一句话问到重点上,对此,汤姆不由得感慨啊

“你也知道那血泪的副作用,露斯雅既然是我带出去的,那我就要管到底啊!

听说这个地方有可以治疗那副作用的雷神之石,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过来探探!”

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寒光,汤姆又言“如果是生死转循呢?我就趁着生时,完成这个事情,等到死时,这也就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了!”

说到这里,汤姆依然很平静,心中的那个担忧意却是无法掩饰的。

必须想办法从这里出去,露斯雅,也就是媚泣,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是否安全?

可恶!

此刻,汤姆心中也已涌动着那个回忆的画面,更为简单

泣之尽头,

媚泣痛生,

百千生死缘凝血,

化一血泪魔王成……

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自己,所以,在没有给出什么承诺之前,一定要

“杀!”

一声吼,汤姆手中擎着一道乌芒,直接迎接上那些扑下来的白衣天使们。

冷笑声传递出来的这个长音应该没有结束,再见时,汤姆与伤夜已经离开一段距离。

而后方的场景是一片血雾,二位依然是那么悠悠的前进着,不知道能探索出什么,便是那般迷离地漫着步。

身影逐渐虚浮起来,唯有连续推动着的那一片血雾,证明着,之前打过,牺牲很多。

最新小说: 女配的开挂人生 横推从掠夺开始 诸天武侠霸主 美漫的超赛亚人 龙武狂豪 开局一个掌中宇宙 超能人生启示录 仙门逆徒 网游之我能召唤一切 都市:我每周一个新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