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五台山上的日子跟千刃派比起来要更清静悠闲。

毕竟没了那群从早到晚喊着号子练刀的魁梧壮汉只有每日行走无声低语念经的僧人。

林非鹿睡了一段时间的懒觉就开始跟着太后一起去佛堂上早课,听高僧讲经。信不信仰是一回事,但听着他们低缓舒适的经声心情确实会平静很多。

特别是林廷,虽然这几个月江湖散心让他情绪好了很多但对于在那场夺嫡之争死去的人还是心存愧疚,如今来到五台山他大多数时间都跪在佛像前祈经。

高僧说,常诵往生咒可以超度亡魂消除孽障。他心中所有的不安和愧疚,都能在佛像前得到慰藉。

他跟高僧一走近了,林非鹿就有点担心,生怕高僧来一句“我看殿下很有佛缘不如皈依佛门吧”,林廷的性格本来就很佛,林非鹿生怕他看破红尘剃度出家。

虽然但是,砚心小姐姐还等着他回去呢!

不过这自然是她想多了高僧就是再厉害也不敢出言引导皇子出家。

观察了一段时间林廷好像的确没有出家的念头林非鹿放下心来,开始满山逮猴子。

这一路玩得太开心,差点忘了对林瞻远的承诺。等从五台山离开时便要回宫了,提前抓只猴子养着,有林廷在身边,一定很好□□,到时候带进宫也不担心不好养了。

好在这个时代的野生猴子不是保护动物,林非鹿也不用有心理负担。本来以为上蹿下跳机灵的小猴子会十分难抓,谁知道带上林廷这个动物磁铁在山中逛了两圈,居然就有只小猴子主动从树上荡下来,好奇地打量起眼前的两个人。

林廷蹲下身,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苹果,那小猴子就直接跳到他手上,抱着苹果啃起来,林廷把它抱在怀里,它也完全不反抗,看表情还有点怡然自得。

林非鹿看得目瞪口呆,最后不得不朝林廷竖起大拇指:“不愧是迪士尼公主。”

林廷还笑着逗小猴子,听闻此言转头问:“什么公主?”

林非鹿打了个哈哈,又兴奋道:“大皇兄,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吧,就叫空空怎么样?”

林廷失笑摇头:“你在五台山待了这么些时日,悟性倒是提高了很多,释安大师知道了应当会很高兴。”

林非鹿:“?”

什么悟性?

我说的是孙悟空的空。

有了空空,林非鹿在五台山上的日子多了不少乐趣。不愧是佛山的猴子,十分有灵性,通人性,养起来也很省心。

山中的气候比山下变换更快,林非鹿那十套秋装轮流着还没穿遍,山上好像突然就入冬了。

太后一边陪着她烤火一边说:“等真正入冬下了雪,才叫冷呢,不过雪景也甚美,到时候可得好好赏赏这雪景。”

林非鹿一向是喜欢下雪的,打雪仗堆雪人滑雪已经成了她和林瞻远每年冬天必不可少的项目。只可惜今年不在宫中陪他,傻哥哥估计又要哭鼻子了。

她早早就选好了一处滑雪宝地,无论是坡度和位置都极其适合滑雪,还提前准备了滑雪用的工具,万事俱备,只等下雪了。

日子总是因为期盼而变得更美好。

腊月的一个早晨,林非鹿一觉睡醒,睁眼就听见窗外飞雪滑落树枝的声音。

她鞋都来不及穿,飞奔过去推开窗。

入目就是漫山遍野皑皑白雪,本就清静的五台山因为这场雪越发显得寂静无声。只可惜这种寂静很快被林非鹿的大呼小叫打破。她裹上自己的斗篷,抱着自己的木盆,一路直奔滑雪场。

山中的宫人知道公主期待着滑雪,昨晚雪积下来后就纷纷把其他地方的积雪运到这里来铺层开,是以这道陡坡的积雪要厚很多,林非鹿一滑到底,欢笑声顺着飞雪飘出去好远好远。

一直玩到中午,她才兴致不减地回去,刚一进屋,就看见太后跟林廷坐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林廷手上还拿着一封信,两人的神情都有些沉重。

林非鹿脸上的笑渐渐退去,不安地问:“皇祖母,大皇兄,发生什么事了?”

太后抬头看来,和蔼一笑:“小五回来了?好玩吗?柳枝,看看公主衣裙湿了没。”

林非鹿紧张得不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你们别瞒着我。”

林廷笑着摇了下头:“不是什么大事,何必瞒着你,你自己看吧。”

她赶紧跑过去接过信。

这一看,才知道发生了何事。

林帝最终还是对宋国用兵了。

就像林廷之前分析的那样,与其看着宋国逐渐坐大,不如趁其不备,主动出击。

不过这个用兵,并不是全面的出兵打仗,只是林帝先行小规模的试探。

两国的边界一直有一片“自由区”,这部分领土不属于宋林两国任何一方,但又因为互通两国贸易的商贩,形成了一座不亚于府州规模的商贸城。虽然危险,但又十分繁华。

商业如此发达,税银自然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但又因为不属于各方,所以不需要交税,如此良性循环,导致这里的商区越来越繁荣。

林帝这次用兵,便是想将这片“自由区”纳入大林版图,今后便可对其实行税收,充盈国库。

按照之前那位宋帝的作风,这块本就不属于宋国的领土他可能直接就让出来了,根本不会跟大林争。

但宋惊澜不是他父皇。

大林刚有动作,宋国边境的军队便直接整队压至自由城边缘,摆明了是要跟大林争这一块地方的所有权。

信是半月前发出的,按照时间来算,两军现今应该有过交锋了,就是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不过这一次试探也算让林帝了解到了这位宋国新帝的态度。

林非鹿看完信,一时之间心情十分复杂。打仗对于她而言实在是太遥远了,不管是以前在种花家,还是这些年的古代生涯,她从没想过有一天战争会发生在自己身边。

不过好在这次只是小规模的试探交锋,远远不到两国对战生灵涂炭的地步。

就像林廷说的,其实不是什么大事。

她有些怅然在火炉跟前坐下来,“也不知道谁赢了。”

林廷安抚道:“等消息便是了。”

因为这件事,林非鹿期待已久的滑雪都提不起什么兴致,每天都抱着空空坐在上山的那条必经之路上翘首以盼,等人送信上来。

一月之后,新年的前两天,最新的战报信件终于送到。

宋林两国为争夺自由城的所属权,数次交锋,最后打成平手,谁也没能得逞,各自退守领土,自由城保住了它的自由。

这在林非鹿看来是最好的结果,对宋国而言,可能也算不错的结果。

但对大林来说,就真的是噩耗了。

平手对大林而言就等同于输。

因为他们没能碾压曾经被他们轻视的孱弱之国。

那个听闻林帝震怒就战战兢兢送来一个质子的宋国,那个兵微将寡荏弱难持的宋国,那个大林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视其为囊中之物的宋国。

抵抗住了大林的用兵,显示出了他们不同以往的强悍。

林非鹿突然就想起很多年前,奚贵妃教训她的那番话。

她说,宋国孱弱是当今皇帝荒淫政事所致,他们曾经称霸中原,大林高祖与宋军交战也曾败于淮野,雍国妄图侵占淮岸却被宋军斩三万精兵。

当过狼的人,不会真的变成狗。

一旦这个曾经的中原霸主坐上一位善谋心狠的君王,它就会重新苏醒狼的灵魂。

真不可思议,那个人竟然会是在夏日跟她一起吃冰棍,冬日一起烤红薯的小漂亮。

林非鹿抱着空空一路小跑回去,把信交给了林廷。

他看过之后也是叹息:“今后这几年,恐怕不会太平了。”

这一年的新年就在这样的忧思中到来了。

太后这些年上了岁数,也懒得再来回折腾,有好几年没回宫过年了,这几年都是在五台山上过的。一个孤寡老人,再有宫人陪着,也觉得凄清。

这一次终于有两个孙孙相伴,太后高兴极了,早早就吩咐宫人下山置办年货,务必要让两个乖孙孙感受到热闹的气氛,过个好年。

林非鹿也是第一次在宫外过年,还带着太后一起剪窗花贴对联。佛门清净之地,烟花炮竹是放不了了,宫人倒是买了很多祁天灯回来,大年夜吃过团圆饭,林非鹿和林廷便搀着太后一起去山门前放祁天灯。

林非鹿本来还有点担心在山中放祁天灯会引起山火,不过这一夜下了很大的雪,宫人们提前试了一盏,祁天灯飞在半空被大雪浇灭了,倒是解了她的担忧。

太后也说:“意思一下就行,不用飞太高,只要心诚,上天会听到的。”

三人各自拿了一盏祁天灯,在纸上写上心愿,然后在风雪中放飞天空。

在雪中忽明忽暗飘摇的祁天灯显得朦胧又美,林非鹿不由想起七夕那一夜,她和宋惊澜在楼塔顶上看祁天灯的画面。

那一天她离星星很近,离他也很近。

飞雪兜头浇下来,山风呼啸,祁天灯被吹得左右摇晃,没飞出多高,火光就渐渐暗下来,快要熄灭。

林非鹿趁着它完全熄灭前,赶紧双手合拳闭上眼睛,虔诚许愿。

虽然这个愿望听上去很矫情,甚至在曾经她生活的地方只是随口一句玩笑一个梗。

但此时此刻,她还是虔诚地一字一句许下愿望:希望世间和平。

哪怕是为了自己今后的生活更好呢,拜托不要打仗吧,拜托让这样的和平一直维系下去吧。

身旁林廷拉着太后的手,柔声说:“皇祖母,要一直身体安康。”

太后笑呵呵的,眼里却有泪光:“当然,哀家还要看着你成婚生子呢。”

林非鹿睁开眼,看到几盏祁天灯最终熄灭,被风吹着飘向了山谷。

过完年,林非鹿又在五台山上待了几个月,毕竟大雪封山,进出都不方便。一直等到开春雪化,山中的树木都抽出新芽,两人才同太后道别,启程回宫。

算算时间,他们出宫游玩也快一年了,林非鹿还是挺想萧岚和林瞻远的。

她有点担心林廷的状态,回京一路都小心翼翼观察着,发现他好像并没有对回京的抵触情绪。其实如果可以的话,她是希望他不回去的。

但林廷身为齐王,就算不参与夺嫡,也有属于他的职责。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回到京都那一日,城门口的迎春花开得正好。

最新小说: 无限穿越之你是谁 灵来无恙 南城遥 吞噬进化谱 我有一台GBA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红尘斋姑娘 碧水天堂 我练了辟邪剑谱 将军也是王妃的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