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5】

如果说林帝之前只有一丝丝愧疚那此时此刻这一丝丝愧疚已经无限扩大快把他的老父亲心脏都裹起来了。

小团子还在抹眼泪,林瞻远看到妹妹哭,又着急又难过把笔一扔就跑了过来。

他以为是这个看上去很严厉的伯伯把妹妹凶哭的,自己明明也很怕他但还是张开双臂挡在妹妹前面,鼓起勇气看着他说:“不……不准欺负妹妹!”

他生得白净俊俏林帝所有的儿子中,谁都没有这样一双清澈纯粹的眼睛。

只是此刻眼眶红红的像他脚边的兔子,十分委屈伤心。

林帝手指有些僵,看着两小孩半晌,叹着气伸出手掌,分别落在自己这一对儿女头上,安抚地摸了摸:“好了,两个小哭包。”

萧岚此时也走了过来欠身道:“陛下是妾身有失教导。”

林帝转头看她语气难得郑重:“不你把这两个孩子教得很好。”

他一手牵起一个孩子,拉到软塌旁,先把林非鹿抱上去看了眼旁边紧张兮兮的林瞻远,又俯身把他也抱上软塌。掂了掂,笑起来:“还挺沉。”

小团子趴到他腿边,仰着小脑袋看了他一会儿,小声问:“父皇不讨厌哥哥吗?”

林帝干咳了一下,掩饰心虚:“朕跟旁人不一样,当然不会。”

小团子欢呼一声,突然凑过来搂住他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父皇是这个世界最好最好的人!”

林帝什么时候跟子女这么亲近过,都被女儿亲愣了,但看见小团子开心的模样,又复而笑开,心道,女儿不愧是贴心小棉袄!

他看了旁边的萧岚一眼,她似乎也被这一幕感动,眼尾染着一丝红,唇角笑意却温柔,有种别样的风情。

林帝拉过她的手,长叹一声气:“这些年,是朕冷落你了。”

萧岚微抿了下唇,眼里泪光连连,看着他时却不掩真心:“妾身没有怪过陛下。”她垂眸一笑,“而且有这两个孩子陪在身边,妾身这些年其实过得很好。”

不怨不妒,落落大方,林帝心中很是满意。

屋内的气氛比之前融洽了很多。

林帝想起初见小五时,她在梅园里堆的那四个雪人。此刻再看看围绕自己身边的儿女妻子,正是应了那句“一家四口整整齐齐”。

他子女无数,此刻却仿佛头一遭,像这天底下的寻常男子一样,生出了家的感觉。这种平淡又温馨的氛围,是他在其他任何妃嫔宫里都感受不到的。

皇帝总说自己是孤家寡人,孤寡之意,只有自己能体会。在这个位置坐久了,时而也会怀念温情。

萧岚的温柔,女儿的亲昵,儿子的天真,恰好弥补了他缺失的情感。

林帝已经全然忘记他今日来之前心中的抗拒与迟疑,沉浸在这难能可贵的温情之中了。他许久没教林非鹿下棋,此刻让人摆了棋盘对弈两局,惊讶的发现这小团子的棋艺进步了不少,棋路也有自己的风格了。

他想到什么,问萧岚:“朕记得你的棋艺不错?”

萧岚道:“陛下谬赞,只不过略学过一些。”

林帝兴致大增:“来,与朕杀一盘。”

林非鹿便把位置让出来,乖巧坐在一边围观两人对弈。

萧岚不负才女之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小五的棋路果然是跟她学的,柔软中带着一丝韧劲,眼见就能将她杀个片甲不留,下一步她却能出其不意拉回一子。

后宫妃嫔中能与他对弈的人很少,以前还有个梅妃,那棋艺也跟萧岚没得比。

不过到底还是不如他,在他的猛攻之下萧岚的柔韧也招架不住,最后败北。林帝只觉这一局酣畅淋漓,兴致不减道:“再来一局。”

萧岚看了眼窗外天色,柔声问:“陛下要留下来用晚膳吗?”

林帝想也不想:“自然要。”

萧岚便道:“那妾身要去做准备了。”

林帝说:“让御膳房送来便是,哪需要你动手。”

萧岚垂眸羞赧地笑了一下:“陛下许久不来,妾身想亲自下厨。”

林帝想了想,倒也没反对,刚一点头,林非鹿就手脚并用地爬了过来:“该我了该我了!父皇,该我和你下了!”

林帝哈哈大笑:“好,来!”

于是萧岚便去下厨,父女两人下棋,林瞻远在屋内跟兔子玩。

林帝不认识这兔子,看了两眼笑道:“老大也养了一只兔子,你们兄弟俩倒是有共同的爱好。”

林非鹿边下棋边说:“这就是大皇兄的兔子呀!”

林帝有点惊讶,不过只以为是林廷送给老六的,倒是没多问什么。

傍晚时分,萧岚亲自下厨做的饭菜便端上桌。她这些年厨艺锻炼得很好,跟御膳房的大鱼大肉精致菜品不是一个风格,有种家常小菜的温馨感,而且能让林非鹿这种挑食的人满意,味道自然不差。

她早通过女儿得知林帝不爱吃腻的,这几道菜便做的清新可口,林帝吃惯了御膳房的膳食,骤然换了种口味,尝过之后赞不绝口。

用完膳,天色便渐渐暗下来,又同他们说了会儿话,林帝便心满意足地走出明玥宫的殿门。

萧岚跟两个孩子在门口恭送他离开,等林帝的背影消失在路口,青烟和云悠才难掩激动低声道:“恭喜娘娘!”

今日这一趟,谁都明白,萧岚这是要复宠了。

她却只是很淡地笑了一下,拉着两个孩子的手朝屋内走去。

翌日,林帝在明玥宫待了一下午还用了晚膳的消息便在后宫中传开。五公主获宠已久,陛下却迟迟不愿去明玥宫,大家都知道他是介意那个傻子,私下还议论说估计有那个傻子在一日,陛下就一日不会踏进明玥宫。

没想到林帝不仅身体力行地打了她们的脸,没过两日,还翻了萧岚的牌子。

这牌子一翻,复宠的信号就很明显了。

梅嫔听闻此事后,又砸了一套茶杯。但她如今仍在禁足期,连殿门都走不出半步。宫内的宫人也走了不少,只留下两三个服侍的,跑腿的人手都不够。

前不久父亲也传了信给她,说陛下的性格她当明白,如今正在气头上,任何动作都是多余,让她千万稍安勿躁,先静养身体。等他治理完水患从江南回来,有功傍身,再和家里一起帮她想办法。

所以再气再急,她如今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寄希望于惠妃了。

但惠妃为人谨慎,多年种种都是站在他人背后,从不自己出面。当年会对萧岚动手,也是因为萧岚圣宠在身又怀了身孕,若是诞下皇子势必影响自己的地位。

如今萧岚不过是刚刚复宠,以惠妃的性格,不会那么快有动作。

敌对势力按兵不动,中立人士作壁上观,只有跟萧岚交好的娴妃一派纷纷上门祝贺。萧岚以前不爱人际交往,所以被陷害时也无人帮忙,如今倒比之前圆滑了很多。

前朝局势向来跟后宫风云息息相关。

就比如梅嫔倒台后,她母家那一派在朝中的地位就消减了许多,林帝也因为一件小事贬了刘家一位子弟的官。以前爱跟刘家交好的朝官们现在都不大登门了。

萧家当年因为萧岚得宠,也是受过一些好处的,只不过这些好处都随着失宠消失。萧家这些年早就放弃了萧岚,之前还送过萧岚的一位表妹进宫,企图重获圣宠。

只可惜表妹不争气,进宫多年见过林帝的次数不超过三次,位至淑女,还不如萧岚位份高。

萧家把这也怪罪在萧岚身上,觉得林帝是因为她才迁怒萧家女子,这些年别说照应,连书信都没来过一封。

萧岚起初还日夜落泪,觉得父母薄情,如今两个儿女常伴身边,倒是想开了。

如今她复宠的消息一传出,萧家那边立刻有了动静。其实早在林非鹿随林帝一起去行宫度假时,萧家那边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毕竟五公主可是他们萧家的孙女。

只不过想到还有林瞻远那个傻子在,陛下喜怒无常,五公主也不知能否长久获宠,便暂时按捺住了。

直到如今,才算是彻底安心。

于是先是一封家书送进了宫来。

曾经无数个落泪的夜晚,萧岚都在想,如果父亲母亲能安慰她一句就好了,能告诉她一句,你还有我们就好了。哪怕只是骗她呢。

可是什么也没有,外人避她不及,家人也避她不及。

她曾托人给父母送信,却只得到一句,就当萧家没养过你这个女儿。你自己失宠便也算了,千万不能再连累母家。

痛的久了,便也麻木了。

父母没有给她的,她便悉数给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如今多年过去,突然又收到家里的家书,看着纸上熟悉的字体,那些包含问候和关切的话语,萧岚却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激动。

她很平静地看完了信,折起来后,丢进了林非鹿用来炙烤干花的火盆里。

萧家没有收到女儿回信,过了几日,又送了一封信进来。如此几次,始终没有消息,萧母便忧心忡忡对萧父道:“恐是岚儿还在怨恨我们这些年对她不闻不问。”

萧父不掩怒意:“身为子女,哪有记恨父母的道理!我看这不孝女是进宫太久,心也跟着硬了!”

萧母想了想道:“下月便是小五的生辰,届时我们进宫赴宴,见着岚儿了再当面与她细说吧。这孩子从小心软,她现在恼怒,等见到我们,总不至于还视而不见。”

春日的气息由浅至浓,又由浓至浅。

春末叶绿的时候,林非鹿六岁的生辰终于到了。

林帝下令大肆操办,宫内自然不敢怠慢,全然是按照国宴的标准来办了,皇亲国戚皆受了邀请,备了礼物。

不仅如此,林帝还亲自给远在五台山修佛的太后去了一封信,信中言明正值小五生辰,你老人家离宫也有一年有余,是该回来看看了。

太后晚年礼佛,很多年前就搬到了五台山常居。

作为上一届的宫斗冠军,她看着儿子后宫这些明争暗斗很是心烦,人都老了,不想再参与这些,自从离宫之后,不遇到什么大事,基本一两年才回来一次。

看着儿子这封言辞恳切的书信,太后不禁开始怀疑,是自己老了,记性不好使了吗?

小五是谁啊?

她上一次回宫的时候,没听说有这么个人啊?

也不怪太后。

宫中皇子公主众多,她完全不操心皇帝的子嗣问题,很少过问。又鲜少回宫,不知道区区一个不受宠的贵人生的一个公主也正常。

太后想了想,决定打包回宫,看看皇帝为了区区一个小公主就大肆操办国宴的小五,到底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届宫斗冠军主动求攻略

----------

基友的言情小甜文完结了,感兴趣的可以看一看~

《许你骄纵》/子初酒

文案:

叶谙作为圈内公认的美人,肤白貌美,纤腰细腿,可惜却嫁了个什么也看不见的瞎子

知情人士纷纷扼腕叹息,唯有叶谙乐得自在

有钱,长得帅,还瞎,这不就是万千少女梦寐以求的完美对象吗?

婚后,叶谙的生活要多潇洒有多潇洒,住他的豪宅,用他的资源,在他面前横行无忌

直到有一天,这个瞎子突然复明了……

猝不及防翻车·叶谙:tvt

天之骄子谢朔一朝失明,从此变得阴郁暴戾喜怒无常

迫于无奈,他娶了一个叫叶谙的女人

婚后两人约法三章,等谢朔复明,就办理离婚手续。

后来,重见天日的谢朔却拉着叶谙的手,不肯签字——

#我曾深陷黑暗,后来终于得窥天光#

#男主大型真香现场##和瞎子的互怼日常#

【先婚后爱】【明艳骄纵女主x病娇阴郁男主】

最新小说: 无限穿越之你是谁 灵来无恙 南城遥 吞噬进化谱 我有一台GBA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红尘斋姑娘 碧水天堂 我练了辟邪剑谱 将军也是王妃的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