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2】

心怀鬼胎之人就算装得再好再若无其事在某些时刻她的反应和表现也是跟正常人不一样的。

林非鹿观察了一段时间就发现,雨音会对萧岚的生活起居格外关注。

青烟和云悠不让她们进屋伺候,贴身之事也从不经她们的手另一个宫女就会去其他地方候着,但雨音不会她还是会候在门外,一副随时等候吩咐的忠厚模样但其实眼神会偷偷朝屋内瞟。

萧岚吃了什么,做了什么说了些什么话,似乎都是她的监视内容。

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别的动作。

她每天不动声色地监视萧岚,林非鹿每天不动声色地监视她,觉得还怪有意思的。最近不怎么出门本来还觉得挺无聊的,现在倒是给她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入春多雨,春雨连绵本来回暖的天气渐渐又降了温。好不容易停了一天雨好久没见小鹿妹妹的林景渊就飞奔而至了。

他知道因为萧岚的事小鹿最近心情不大好平日有什么好玩的都让康安往这边送。

今日一过来就拉着她道:“听说最近内务府新引进了许多奇花异草我母妃前天去看过了,说很是奇妙有趣,我带你去赏赏花散散心吧!”

萧岚近来病体渐渐恢复已经能下地走了,看着林非鹿柔声笑道:“跟四殿下去看看吧。你好久没出去玩了,别闷出病来。”

林非鹿不好扫了林景渊的兴致,点头答应了。

林景渊便开心地拉着她去赏花。

皇宫看上去什么都不缺,但其实按照现代人的生活理念,什么都缺。

就拿这花来说,赏来赏去其实也就常见的那些。稍微有没见过的品种,就会被奉为奇花,引进宫来供林帝和各位娘娘欣赏。

内务府这次一共引进了四种奇花,都是以前从未见过的。林非鹿虽然对花没什么研究,但她看着花草棚里那几株叶子硕大根茎粗壮的大白花,还是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神情。

等等?这不是巨型猪草吗???

以前姥姥还在世时,她每年暑假都会回乡下陪陪姥姥,那个小乡村里随处可见这种大白花,姥姥说这叫大猪草,不能碰,碰了皮肤会烂。

她不信邪,摘了一株,还把汁水流了一手。到了第二天下午,手掌就开始火辣辣地疼,渐渐红肿过敏起了水泡。后来虽然治好了,但她因为当时抓破了皮,手背还是留了疤痕,长大之后用医美才消除了。

她当时上网查了查,得知这种植物学名叫巨型猪草,是一种剧毒植物,它的汁液中含有呋喃香豆素,一旦接触到皮肤,就会导致日照性皮炎,两日内结合阳光就会产生灼烧感出现水泡。

当然根据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有的人接触后会出现无痛的红色疙瘩,之后可能会变成持续数年的紫色或棕色的疤痕,开始对阳光敏感。

甚至如果这种汁液进入眼睛,还可能导致失明。

总而言之,剧毒!毒得要死!

偏偏繁殖能力特别强,生命力旺盛,乡下路旁随处可见。

烧都烧不死,春风吹又生。

这内务府还真是个人才啊,居然把这种剧毒植物当成奇花异草引进宫来,还打算种植?是想皇宫被这种侵略性植物攻占吗?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这大猪草长得还是挺具有迷惑性的,白花簇簇,当初欧洲英国等地也把它当成观赏植物引进繁殖过呢。

林景渊见她一直盯着那几株大白花看,不由问道:“小鹿你喜欢这个花啊?”不等她回答便吩咐旁边的宫人:“送几株到明玥宫去!”

林非鹿正打算拒绝,谁要养这有毒的玩意儿啊!但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什么,便把话咽了回去,笑眯眯看着宫人把大白花装盆,往明玥宫搬去。

大猪草长得还是很好看的,一搬到明玥宫,就把大家都吸引过来,围在一旁边看边称奇。

林非鹿吩咐青烟:“日后要好生照看这几株花,千万不要磕着碰着,它的汁液可是很宝贵的。”

青烟好奇问:“这花的汁液有什么功效吗?”

林非鹿却没再说,只抿唇神秘地笑了一下。

青烟得了吩咐,将这几盆花养在廊下,按照公主的要求,半点都不磕着。傍晚时分,林非鹿便拿了一把剪刀,走到花盆前,剪了一段枝叶下来。

青烟惊了一下:“公主这是在做什么?”

林非鹿朝她嘘了一声,把剪下来的枝叶放在捣臼里,又抱着捣臼哒哒哒跑进了萧岚的房间。

屋子里很快就传出捣臼的声音,青烟好奇,眼线雨音就更好奇了,假装在扫廊檐,实则一直在注意屋内的动静。

大约过去一炷香的时间,便听见林非鹿在里面喊:“青烟,打一盆热水进来。”

青烟领命,很快将热水端了进去,雨音不得吩咐不能进屋,只听见青烟惊奇笑道:“娘娘脸上这是敷的什么?”

应该是被林非鹿止了声音,屋内一时没了动静。

过了一会儿,青烟便端着水盆出来,雨音扫着地往那盆里一看,却见水面飘着许多青绿色的碎末。她朝廊下那几株大白花看了看,又联想到刚才听到的话,便知道她们在做什么了。

原来五公主捣碎了这奇花用来给岚贵人敷脸么?

这奇花她是第一次见,并不知道功效,难道这对皮肤有什么好处?

雨音将疑惑压在心里,继续观察。

之后她便发现,五公主每天早晚两次,都会剪一段大白花的汁液,捣碎之后给萧岚敷脸。

萧岚脸上之前被蜜蜂蛰了几个红印,虽然不至于毁容,但印子一直未消。但过了一周之后,雨音便发现萧岚脸上的红印子消失不见了!

不仅红印消失,皮肤好像都比之前水嫩白皙了许多,像能掐出水来似的!

她不由得又看了一眼那几株养在廊下,已经被五公主剪得只剩下孤零零一个花骨朵的大白花。

难怪那天花搬回来时,五公主说这汁液宝贵,没想到覆在脸上竟然对皮肤有这样的好处!

雨音自来到明玥宫便一直监视萧岚的生活起居,但萧岚实在是个非常无趣的人,半步都不踏出院子,在房间也只是看书绣花陪儿子玩,她一点有用的情报都没打探到,梅妃娘娘那边已经有稍许不满了。

此时得了这个消息,简直开心得不行,用过午膳之后,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明玥宫,通过之前与梅妃那边商量好的法子,将这件事转告了梅妃。

林非鹿从房间出来没看到自己的监视对象,转头问青烟:“雨音呢?”

青烟回道:“她不小心丢了半幅耳环,出去找去了。”

林非鹿看着廊檐落雨,打了个哈欠:“这雨什么时候停啊?”

青烟笑道:“奴婢昨天听他们说,钦天监的人推算就是这两天了。是该出出太阳了,被子都有点霉味了呢。”

她看了眼廊下被雨水打湿的大白花,又笑着说:“这花被公主剪的只剩下花盏了,说来奇怪,奴婢总觉得这花的枝叶捣碎后有股胡瓜的味道。”

胡瓜就是黄瓜,为了避讳皇帝的皇字,所以叫做胡瓜。

林非鹿笑了下没答话。

心想,本来就是黄瓜,能不像黄瓜味儿吗?

她每天早早就把黄瓜藏在萧岚房间了,剪了大猪草拿进去后,其实捣的是黄瓜。萧岚脸上的红印有些炎症,补补水消消炎就好了,黄瓜护肤补水一流,当然好使了。

只是都是青绿色的,捣碎之后看不出来,她没跟青烟说实话,只偷偷告诉了萧岚,青烟还一直以为她真的在用大猪草敷脸呢。

萧岚底子本来就好,其实皮肤状态更多的是取决于心情。

眼见着梅妃马上就要遭殃了,她心情能不好吗?

每天敷着黄瓜面膜,又有儿女在侧,吃得好睡得好心情好,皮肤不变好才怪了。

半个时辰之后,雨音就回来了。林非鹿抱着长耳在廊下跟林瞻远完,抬头看她撑着伞小跑进来,笑着问:“雨音,你耳坠找到了吗?”

雨音羞赧一笑:“找到了,多谢公主关心。”

林非鹿觉得这宫中的演技派,其实还是挺多的。

雨音这头安全回到明玥宫,梅妃那头也收到了她传递的消息。

屋外小雨连绵,梅妃侧坐在踏上,疑惑地看着惜香:“真有此事?本宫怎么从未听过?那小丫头是如何知道的?”

惜香想了想道:“雨音可信,此事应该做不了假。奴婢之前听闻五公主跟太医院一位叫做孟扶疾的新晋太医走得很近,听闻那孟扶疾父辈都是乡野郎中,见多识广,兴许是那孟扶疾告诉她的,也未可知。”

梅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思忖半晌,吩咐道:“命人去内务府取几盆这花来。”

惜香领命而去,大白花很快就被搬到梅妃宫中。

这白花样子的确奇妙,花盏是由无数朵小白花组成的,团团簇簇挤在枝头,煞是好看。梅妃观赏了一会儿,吩咐身边的宫女:“你取一截枝叶,捣碎了敷脸试试药性。”

宫女领命,按照吩咐将捣碎的青绿色碎液敷在了脸上。敷完之后用水洗去,便回来复命:“娘娘,奴婢脸上并无任何不适。”

梅妃凑近了打量她半天,喃喃道:“也没见变嫩。”

惜香在一旁笑道:“哪有这么快呢,雨音不是说,萧岚也早晚一次足足用了七日才见成效吗?娘娘若是不放心,明日再唤她来看看。”

虽然雨音可信,明玥宫那头也绝无可能知道宫里有她的眼线,但以梅妃多年宫斗的警惕心,还是没有立即使用。

等到第二日下午,才又唤婢女来看。

这大猪草的毒性非要跟阳光结合才能发作,但最近春雨不断,半点阳光的影子都见不着,宫女脸上自然没有任何不适。

从温泉行宫回来后,林帝就再也没翻过她的牌子,虽然时不时派人赏东西来,但他人却一次也没踏进过她的宫殿。后日便是梅妃的生辰,按照往年的习惯,林帝是会过来陪她用午膳的。

梅妃因为失宠最近人有些憔悴,肌肤也不如以前白皙,见试药的宫女无碍,自然不再迟疑,当晚便让惜香捣碎了大白花,厚厚的敷了整整一脸。

雨音可是说了,林非鹿舍不得用,每次只取小小一截。

那她多用一些,起效应该会快一些,等后日陛下来时,务必让他被自己的美貌惊艳!

如此一日,等到她生辰这天,梅妃早早就起来打扮了。

洗漱前还是照常用大白花敷了一次脸,惜香一边给她梳妆一边笑道:“今日是娘娘的生辰,连天气都放晴了呢,一会儿等陛下过来吃过午膳,娘娘还可陪陛下去御花园逛逛。”

梅妃脸上忍不住溢出笑意。

林帝虽然还没忘记脚臭那一幕,但时隔已久,毕竟还是他十分宠爱的梅妃,自然不可能一直晾着。这么久过去,爱妃的脚臭肯定已经治好了,今日是她的生辰,说什么都该过去看看她了。

于是早朝一结束,林帝就过来了梅妃的银霜殿。

梅妃早已做好准备,一身青色纱衣盈盈娇弱,妆容清纯动人,一见着林帝,眼里并无半分被他冷落许久的埋怨,只有对他无尽的思念与娇羞。

林帝心情大好,陪她用过午膳,赏了不少东西,吃完饭,梅妃便提议道:“陛下,今日天光大好,臣妾陪你去赏赏花吧?”

林帝哪有不愿的?当即拉过爱妃柔软的小手,带着她出门。

今日天光的确很好,天空湛蓝万里无云,阳光没有一丝遮挡地洒下来,落在皮肤上,有股暖暖的感觉。

两人一路赏花说笑,梅妃还戏起了蝶,那身段之妖娆,笑声之动听,林帝已经完全忘记她的脚臭了。

戏着戏着,林帝突然发现,咦,爱妃白皙的脸上怎么突然冒了好多红疙瘩?

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等梅妃戏完蝶停下来,他走近一看,惊得瞳孔都放大了。

梅妃早上见着还白皙娇嫩的脸上突然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疙瘩,深深浅浅大大小小,密集恐惧症见了都要落荒而逃。林帝只看了一眼,当场就要反胃了。

这简直比当初的脚臭还要让人难以忍受!

梅妃看着林帝的表情,心里一个咯噔,但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迟疑着问:“陛下,怎么了?”

直到旁边惜香惊慌失措地喊出来:“娘娘!你的脸!”

梅妃滞了一下,反应过来什么,手指颤抖摸了摸自己的脸。她一点痛感都没有,却能摸到脸上密密麻麻的疙瘩,惨叫了一声,差点当场晕了过去。

林帝立即吩咐宫人将她带回银霜殿,又让人传太医,自己却脚步匆匆回了养心殿,半眼都不想再看见那张会让他做噩梦的脸了。

太医很快去了银霜殿,问诊之后,又询问她最近的吃食和外用,梅妃回来照了镜子后整个人已经崩溃了,大哭不止,还是惜香突然想起来什么,领着太医去看那株大白花。

太医并不识这花,取了一截后放进药箱,说要回去研究。这症状前所未闻,太医只能暂时给梅妃开一些药方便告退了。

接下来两日,梅妃都卧床不起,吃药敷药,可脸上的红疙瘩却丝毫不见消退。

太医院的大夫们集体研究那株大白花,也没研究出什么名堂来,最后只得出此花有毒的结论。

回禀林帝后,林DìDū惊呆了,不可思议道:“她是疯了吗为什么要用这来路不明的东西敷脸?”

太医:“…………”

梅妃得知这花居然有毒后,整个人又崩溃了一次。宫中藏不住秘密,梅妃用了毒花敷脸导致毁容的事很快就传开,大家听闻后都跟林帝一个反应,她是疯了吗?!

梅妃的确快疯了。她足足在房内关了十日,太医每天进出,她脸上的红疙瘩终于渐渐消退,却留下了可怖的紫色疤痕。

抹几层粉都盖不住的丑陋和恐怖。

十日之后,梅妃命人把雨音带到了银霜殿。

雨音早先听说这件事后,就一直惶惶不可终日,可宫中不比其他地方,她想跑也跑不了。

偏偏她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问,明玥宫的人都是一副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对她的态度也跟之前没有区别。

雨音便一直心存侥幸,想着五公主心善,自己求一求她,总归是能活命的。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求,就被梅妃的人绑到了银霜殿。

……

青烟把院子里的大白花都还到了内务府,交由他们一并处理。回来的时候,林非鹿在廊下喂兔子,她走过去低声道:“公主,雨音被带到那边已经有一个时辰了。”

雨音的事,是梅妃毁容之后林非鹿告诉她们的。

青烟和云悠一方面感到后怕,一方面对小公主的敬意又上了几个层次。

林非鹿喂完兔子,拍拍手,吩咐她:“你去请父皇,我现在过去。”

青烟欲言又止,最后只担忧道:“公主千万小心。”

林非鹿点点头,从明玥宫离开后,一路直奔银霜殿。

到的时候,殿门紧闭,她重重拍了拍门,等了一会儿便有人来开门,门一开,宫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她便一侧身从缝隙间钻了进去,一边往里跑一边大喊:“梅妃娘娘!把我的宫女还给我!”

院中的地板上有血被清理过后的痕迹,雨音不见踪影。

听到喊声,宫人们急急走了出来,林非鹿就站在院中,气愤地看着他们:“雨音呢?把雨音还给我!”

其中一人道:“五公主所说之人并不在我们宫中,许是找错了吧?”

林非鹿大声道:“不可能!我亲眼看见她被你们的人带走了!快把她交出来!”

她在外面大吵大闹,里头梅妃再也坐不住,用一张白纱覆面,在惜香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哪怕用面纱遮着,她的额头和鼻梁也难掩紫色疤痕。事到如今,她哪能不明白是着了这个小贱人的道,眼见着她还敢跑来自己宫里撒泼,真是恨不得亲手将她掐死。

但她尚存的理智告知自己不能这么做,只咬着牙冷声道:“五公主这是在做什么?当本宫的银霜殿是什么地方,随你胡闹?”

林非鹿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梅妃娘娘,你为什么要抓走雨音?她是父皇赏给我的宫女,你把她还给我吧。”

梅妃狠声道:“本宫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她也不在本宫这里!”

林非鹿眼泪汪汪的,哽咽着说:“我都看见了,是他们把她带走的。”

她伸手指着旁边两名太监。

那两太监浑身一抖,心虚地低下头去。

梅妃冷声道:“你看错了。本宫需要静养,五公主还请回去吧。”

林非鹿一副要哭的样子,梅妃越看越气愤,真是想把这么小就这么会装的小贱人的脸皮撕下来。她转过身深吸两口气,恶声道:“惜香,送客!”

惜香刚往前走了两步,站在院中的林非鹿突然朝前跑过来,跑到梅妃脚边一把抱住了她的腿,不依不饶道:“还给我!把雨音还给我!你为什么要抓走我的宫女!你这个坏女人!”

梅妃简直被气得七窍生烟理智全无,想也不想,一脚蹬了过去。

其实也不算蹬,她就是甩了下腿,想把她甩开。

没想到小女孩惨叫一声倒在地上,蜷着身子哭了起来。

梅妃还没反应过来,就听院口一声怒斥:“放肆!”

梅妃抬头一看,看见疾步逼近的林帝,双腿一软,登时跪了下来。周围宫人全部瑟瑟发抖地跪下,林帝直冲倒在地上的林非鹿而去,将她抱起来时才发现她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一副又怕又难受的模样。

林帝真是又气又心疼,转头看了眼跪在一旁的梅妃,待看见她脸上可怖的疤痕,又一个哆嗦收回视线。

小五在他怀里一边哭一边颤声说:“父皇,你让梅妃娘娘把雨音还给我好不好?”

青烟去请林帝的时候已经把事情说明,梅妃的人带走了明玥宫的宫女,这宫女跟五公主关系好,五公主上门去讨要了。

此时听她这么说,当即便问:“人在哪?还不交出来!”

梅妃身子一抖,抵死不认:“臣妾不认识公主所说之人,也没见过她!”

小孩子的话当然比大人更具真实性。

林帝抱着小团子站起身,冷声吩咐跟来的侍卫:“给朕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梅妃听闻此话,身子一软,当即瘫了下去。

林帝冷冷扫了她一眼,抱着小五大步走出了银霜殿。

他直接将人带到了养心殿,又传了太医来给林非鹿看诊,好在小五只是受了惊吓,并无大碍。

林帝等她喝了药睡着之后,便走到了外间听彭满小心翼翼回道:“陛下,在银霜殿旁边不远处的井里找到了那位宫女的尸体,是死后投井,背腿被打烂,应是杖刑而死。”

林帝虽然早有预料,但听此回报,还是恶寒了一下。

梅妃在他心中一向温婉良善,柔弱娇羞,对待下人连一句重话都不会说,可没想到居然会做出如此心狠手辣之事。

那宫女不知如何得罪了她,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想到一会儿小五醒来听闻此事必然大哭,林帝心头好不烦躁,又问:“梅妃如何解释?”

彭满道:“梅妃娘娘大喊冤枉,说此事与她无关,让陛下明察。”

林帝气得把砚台砸了下去:“还需朕如何明察?!院子里那摊清理过血迹的痕迹当朕是瞎子看不见吗?!”

可她抵死不认,只有小五一人看见,真要降罪,又缺少证据。何况梅妃的父亲如今正在江南帮他治理水患,若真按照杀刑来降罪,恐怕寒了老臣的心。

林帝到底还是一个以国事为重的皇帝,过了气头,便也平复下来,淡声吩咐道:“传旨下去,梅妃德不配位,即日起褫去妃位,降为嫔位,禁足三月,好好反省!”

彭满领旨而去。

旨意一下,整个后宫都震惊了。

梅妃得宠多年不衰,前不久虽然有失圣宠,但生辰这日陛下还赏了许多东西,陪着一起吃饭逛御花园,虽然半途出事毁了容,但这么惨,按理说应该慰问吧?怎么没有慰问,反而被降了位份呢?

就因为变丑了,就把人位份降了???

陛下未免也太无情了吧qq

直到翌日,渐渐才有消息出来,说梅妃是因为打死了五公主宫中的一位宫女,又伤了前去讨要的五公主,才因此获罪。

原来陛下还是怜惜她的,这事儿要搁在别人身上,估计就不是降一个位份能善了的了。

后宫众人心思各异,却都明白了一个事实。

梅妃根本不是什么温婉良善之辈,这后宫中人,谁都不比谁干净。

作者有话要说:  啊,爽

我有努力吃饭~大家不用担心

最新小说: 无限穿越之你是谁 灵来无恙 南城遥 吞噬进化谱 我有一台GBA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红尘斋姑娘 碧水天堂 我练了辟邪剑谱 将军也是王妃的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