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5】一更

回明玥宫的路上萧岚多是沉默。

从主动亲近娴妃那一刻开始她其实就有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临心情多少还是有些复杂。可她心里明白,她应当立起来。为了两个孩子,她也该立起来。

袖下冰凉的手指被一双又暖又软的小手握住女儿小声又关心地问她:“母妃,你不愿意见父皇吗?”

萧岚愣了愣将她小手裹住,笑了下:“哪有愿意不愿意的陛下是君,岂是我们说了算。”

宫人方扫了雪路面干干净净的,只枝头偶尔掉落几团积雪,声音碎在风里。林非鹿问:“母妃,你之前告诉我,你进宫之前已有心仪之人,你是还挂念那位心仪之人所以才难过吗?”

萧岚没想到自己自言自语的倾诉被她听去还记了这么久,沉默半晌才轻轻叹了声气边走边道:“刚进宫时是有些难过这两年却已经释怀了。他早已娶妻听闻他妻子为他生下一双儿女,如今琴瑟齐鸣儿女双全,娘很是为他高兴。”

她顿了顿才又道:“只是君恩难测,一旦踏入后宫争宠纷争,今后的日子,恐怕会不太平很多。”

她只是担心,凭她的能力,保护不好这两个孩子罢了。

林非鹿捏捏她手指,笑着宽慰她:“母妃不怕,还有我呢。”

萧岚摸摸她脑袋,心里感慨不已。儿子被人下药毒害变成痴傻,女儿却生得这样聪敏伶俐,想来,也是老天对她的补偿吧。

大雪下了几天之后终于再次停了,只是积雪堆得厚,将梅园的树枝全都裹了起来。满院殷红梅花就像从团团白雪中开出来,别有一番景致,十分好看。

林帝这些时日为了预防雪灾伤神伤脑,也许久没有出殿转转,听了宫人来报,决定去赏赏雪景梅花。

这大雪搞得他焦头烂额,也只能赏赏雪散散心找补回来了。

林帝其实是一个谨行俭用的皇帝,不喜欢摆排场。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后世写史能把他写成一代明君,流芳百世,所以在位时很是注重自身行为,绝不给后世留下任何笔伐口诛议论是非的污点。

去梅园赏景,身边便也只带了一个总管太监,是林帝亲信之人,唤作彭满。

彭满是林帝身边的总管太监,手下带着三个徒弟,其中一个小徒弟便得了娴妃的恩惠,悄悄将林帝的行踪透露给了娴妃。

所以当林帝来到梅园时,娴妃已经带着萧岚在里面赏花了。

林帝倒也没起疑心,毕竟好景共赏,没有只许他来不许别人来的道理。在院墙外时便听见里面说笑的声音,彭满便道:“陛下,里头好像有人了。”

林帝略一挥手:“无妨,听这声,似是娴妃。朕也许久没考察景渊的功课,问问也好。”

便从拱门走了进去。

院内红梅开得极艳,像这冰天雪地里唯一的颜色,娴妃面朝拱门而立,正笑吟吟在说什么。她面前也站了名女子,穿了身浅白色宫装,背影纤弱,盈盈而立。只是一个背影,便叫人浮想联翩了。

能与娴妃在此说笑的,必是宫中妃嫔,可林帝瞧着这背影却陌生得很,这两年他勤于国事没有选妃,竟不知宫中还有这等他不认识的美人?

他往前走了几步,娴妃便瞧见他,神情一惊,又涌上喜色,赶紧朝他行礼:“嫔妾拜见陛下,陛下怎得过来了?”

她身前那女子也转身行礼,因一直低着头,林帝也没看清模样,一边走近一边笑道:“就许你喜欢赏花,不许朕来?行了,都起来吧。”

两人这才起身。

萧岚仍是垂头,林帝便道:“你抬起头来。”

萧岚这才缓缓抬头。

她并没有过多打扮,不过略施粉黛,素衣墨发,眉如远山之黛,眼若含情秋波,竟是比这漫天冰雪还有多出几分晶莹剔透之感。

恰头顶一株红梅探了出来,她就在这艳艳梅花之下挽唇浅笑,白得纯粹,红得明艳,可算是美得惊人了。

萧岚的美貌在宫中是顶尖的,不然也不至于哪怕失宠多年还被妃嫔们记恨针对。她当年入宫也不过十六岁的年纪,如今也才二十有三,正是女子最好的年龄,岂不叫人心动。

别人动没动不知道,反正林帝心动了。

他一眼觉得陌生,心里还奇怪,真的有个自己没见过的美人。

便问道:“你是何人?”

萧岚轻声细语:“嫔妾萧岚,见过陛下。”

林帝一愣,正回想,娴妃在旁边笑道:“陛下竟连自己亲封的贵人都不记得了。”

萧岚,岚贵人?

林帝再看,终于觉得有些面熟了。

他想起来了,是给自己生了个痴傻儿子的岚贵人。

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当年萧岚入宫,美貌惊人又有才情,虽然性格不讨喜,总是沉默寡言,强颜欢笑,但他还是愿意宠幸她的。第二年她便为自己生下一子,林帝大悦,当即便给她晋了贵人。

以林帝的想法,最终给她晋到嫔位是没问题的。毕竟萧岚的父亲只是太常寺的一个小官,入宫第二年便封贵人已经算厉害了。

但不想随着孩子长大,竟逐渐显出痴傻症状。虽说是早产,身体弱一点便也罢了,怎么脑子还出问题了呢?

林帝这样注重名声,如何能忍?

又有其他妃嫔吹枕边风,说林帝真龙天子,血脉高贵,瞧瞧前头那些孩子,哪个不是出类拔萃。怎的到了萧岚这里,便出了这种事?恐怕是她命里不详,惹了神怒,才将此惩罚。

林帝信佛,不然也不会大力扶持护国寺。本就对痴傻儿子不喜,再听这么一说,顿觉有理,自此冷落萧岚,再未踏入明玥宫一步。

不过那时萧岚已经又有了身孕,只是月份浅还没察觉。后来他听宫人来报,说岚贵人诞下一女,他心里厌恶,觉得恐怕又是一个傻子,干脆将其无视。这一无视,就是五年。

五年了,如今再见,他竟一时没将萧岚认出来。

五年时间,并没有对她的美貌造成任何影响,反而眉眼之间还少了当年那股他不喜的郁郁之气,显得格外温婉毓秀。

美是美,心动是心动,但林帝向来不是个沉迷美色的昏君。

想到那个痴傻儿,他就喜欢不起来。

林帝的神情肉眼可见地沉了下来,娴妃心中惊了一下,还不待说话,便听林帝淡声道:“梅花雪景,你们好赏,朕还有奏折等着批阅,走了。”

娴妃只能拜送。

等人一走,再看旁边的萧岚,忍不住叹了声气。

她可没错过刚才陛下眼中的惊艳,可走得如此决绝,分明是想起那位六皇子,心中不喜。算是白费了她这一场精心安排,心中不无遗憾。

这岚贵人恐怕是扶不起来了。

不过她喜爱林非鹿,倒也没有迁怒萧岚,还拉着她的手宽慰:“陛下国事繁忙,满心都扑在政事上。等这寒冬过去,本宫再安排妹妹与陛下见面。”

萧岚自己其实也清楚没可能了,倒也没有失落,笑着点了点头。

宫中人多口杂,林帝与萧岚梅园相遇的事情很快传了出去。后宫妃嫔都明白,这是娴妃安排的美人偶遇,但谁能想陛下不买账啊。

听闻此事的嫔妃们都暗地里笑了几回,笑娴妃押错了宝,笑萧岚自取其辱。她们之前还怕萧岚复宠呢,现在可是半点都不担心了。只要有那个傻儿子在一日,陛下就绝无喜欢她的可能。

自以为抱到了娴妃的大腿就能重登高枝儿,还真是痴人说梦。

宫中这些嘲讽的风言风语把娴妃气得不行,还惩罚了几个讨论此事的宫女,但对萧岚倒是没多大影响。她还是安静做自己的事,只是减少了去娴妃宫中请安的次数。

对林非鹿就更没什么影响了,她原本就没对萧岚抱期待。

攻略宫内最大pc这种事,还是得自己来。

不过这事儿不能急,毕竟在林帝之前,还有很多小pc等着自己去攻略呢,比如前不久刚刚触发的太子。

这位太子殿下跟她之前遇到的皇子们不一样,是个心机深厚之人。想来也正常,毕竟打小立了储君,被所有人都盯着看,万事不可踏错一步,自然要谨慎些。

这可不是她一个笑一句哥哥就能拿下的人,有些难度。

不过她就喜欢挑战不可能,有趣多了。

之前林念知往她这送衣服的时候,还送了几盆兰花过来。林非鹿这几天没干别的,把那些兰花采了下来,试图做成干花,又让萧岚缝了一个十分精致的香囊。

雪停之后,太学又恢复了上课。

林景渊每天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起床了。

好在他的小鹿妹妹每天早上都不辞辛苦跑来长明殿喊他起床。听着那一声声又软又甜的“景渊哥哥”,林景渊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活五百年!

有了林非鹿的监督,林景渊创下了连续七日没有迟到早退的记录,深得太傅赞赏,今日放学还奖励了他一只做工非常精巧的毛笔。

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奖励,但他很想让小鹿看看他被夸奖了。

一脸兴奋从太学跑出去的时候,看到他的小鹿妹妹站在落满白雪的青柏下,正仰着头朝他三皇兄笑。

有风吹过,吹落青柏枝头堆积的簇簇白雪。

有一团雪朝着她头顶落下来,林倾抬头帮她挡了一下,飞扬碎雪中,小女孩笑得更甜了。

林景渊:“…………”

听,雪落下的声音。

是他心碎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林景渊:原来这才是你每天送我上学接我放学的原因qq

----------

第二更下午六点~

最新小说: 无限穿越之你是谁 灵来无恙 南城遥 吞噬进化谱 我有一台GBA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红尘斋姑娘 碧水天堂 我练了辟邪剑谱 将军也是王妃的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