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深喉杀

再没搞定这个变态的家伙,刘晗心里十分清楚,他已经没法再支撑多久了。

砰!

卢卡在空中,虽然不能视物,却仍然调整姿态,双脚落地。

他抬起头,一双被烧得焦黑的双眼,死死盯着凌空杀来的刘晗,右手五指缓缓捏拢。

就在这时,小独角兽如一道闪电般,扑了过来,在卢卡背后显出身形,彩虹色独角猛然刺进卢卡的后背,上面电光缠绕,毫不留情地落在卢卡的身上。

啊!

卢卡仰头,张开嘴,反背弓成一根老树根似的。

刘晗双手持刀,准确地落下,军用狗腿砍刀自卢卡张开的嘴里刺了进去,来了个深喉杀!

卢卡竟然还没有死,还有反击之力,右手再次抓住军用狗腿砍刀,电光再次缠绕上来。

大独角兽躺在地上,身上青烟冉冉,生死不知。

小独角兽顶着卢卡,也是拼了全力。

卢卡桀桀大笑起来,声音如夜枭鸣叫,刺耳,难听,却又避不开。

刘晗自己已是处于崩溃的边缘,头疼欲裂,双眼视物阵阵模糊,耳畔如有狂风卷过,呼呼作响。

他深深吸一口气,小腹深处的这团火焰猛然再次爆发,热流奔涌,让他得到片刻久违的清明感觉。

奇迹就此发生。

在卢卡的身上,白色雾气汇聚起来,顺着深深插入卢卡嘴中的军用狗腿砍刀,往刘晗身上奔涌。

在这个瞬间,卢卡双眼中,红色光芒都在摇摆不定,显出惊恐来。

他还以为刘晗这是使出杀手锏,实际上刘晗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他死死地盯着刘晗,双眼中的红色光芒再次大盛,发出无形的能量波动,带给刘晗一浪高过一浪的巨疼和痛苦。

刘晗感觉自己都快要被这股巨疼给撕裂,双眼模糊,双耳也轰鸣作响,听不到外面的正常声音。

他已经无计可施。

在失去清醒的悬崖边缘,刘晗一狠心,猛得一咬牙,咬破舌尖,一阵刺疼,让他清醒些许,张开嘴,对着卢卡的双眼,一口血沫喷吐过去。

如此突如其来的一击,卢卡也万万没有想到,心中一惊,奔涌而出的白色雾气,更是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滔滔不绝,源源不断。

一浪高过一浪的剧烈疼痛,终于减缓下来,前后落差带来的轻松感,让刘晗心神大定。

他再次深吸一口气,小腹深处的火焰再次爆发,自卢卡身上吸入的白色雾气,化作热流,融入体内流转的热流之中,浑然一体。

“快让开!”刘晗站在卢卡身上,大喊一声。

小独角兽听懂了,猛然后退。卢卡失去支撑,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此时他已然失去最后翻盘的机会,抓着军用狗腿砍刀的右手,虽然仍旧电光缠绕,却已不复先前的气势。

卢卡如同泄气的气球,一点点萎缩下去。只是他身上的白色雾气,像是源源不绝似的,未见枯竭。

终于,刘晗的头不疼了,双眼双耳也恢复了正常,卢卡双眼中的红色光芒,已是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

小独角兽站得远远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大为不解。

砰的一声,刘晗自卢卡身上滚落在地,军用狗腿砍刀还插在卢卡的口中。至于卢卡,已经死透了,成为一具干尸,全身焦黑,皲裂皱起的皮肤,不再蠕动,失去所有的生机。

刘晗躺在地上,看着虚空中翻滚的岩石,心中带着再次劫后余生的喜悦,只有一个念头:能活着,真是一件无比美妙的事!

小独角兽哞哞叫着。刘晗爬起身来,顺手抽出军用狗腿砍刀,一脚踢倒卢卡的干尸,走到大独角兽身边。

谢天谢地!大独角兽没有死,只是躺在地上,一时动弹不得。身上的伤势看起来蛮严重。但是刘晗检查一番下来,确定它的情况最严重也就现在这个样子了。

“没事!死不了!”刘晗乐呵呵的,对小独角兽说道。

这个时候,他更是毫不吝啬,直接摸出一塑料袋黑松露来,倒在地上,说道:“来!吃个够!吃饱喝足了,咱们再上路。”

这么大一堆,足足是平时一天的量,真的是放开吃。

刘晗自己也不客气,直接把黑松露当苹果啃。只是这个的味道,绝对是苹果没法比拟的。

这次死里逃生,真的是历经磨难,九死一生。在大小独角兽大快朵颐时,刘晗三下五除二,一口气啃了好几个黑松露,就急着去搜刮战利品。

这么厉害的一个老怪物,还拥有这么高大上的虚空秘境,怎么说也是个boss级别的存在,战利品怎么着也是上档次的才行。

老吸血鬼怪物已经成了一具真正的干尸,比李少君还要彻底些。身上的皮肤烧得焦黑,如同一具空的皮囊。

在他的左手中指上,同样戴着一枚戒指,式样奇特,如同一条蛇咬着自己的尾巴,却是黑色,也许是有着什么特别的讲究。

刘晗兴冲冲地戴上这枚戒指,熟门熟路的,输入一股热流,眼前立时呈现出空间戒指里的情形来。

大失所望!

用大失所望来形容刘晗此刻的心情,还不足以完全形容得出来。这个空间戒指了,空空如也,里面九九八十一个空间格子,倒是有不少白玉匣子和罐子瓶子,但是里面都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倒是有不少玉简。

只是现在刘晗看到玉简,心里先把期望值降低到打不开的程度。这样万一有个惊喜,反而是意外之喜。

一共十八枚玉简,每一枚都是手机那么大,可是刘晗一一尝试下去,别说里面的内容,就是名称,他都看不到。

整个玉简就像是空白的一样,什么都没有。

但是这肯定不可能。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些玉简都加密了,有密码锁。

刘晗长叹一口气,只能把这枚戒指先放一边,开始仔细搜索这具干尸。

一无所获。

这就不光是大失所望所能形容了。

只是忙了这么一会儿,刘晗就觉得身上发热,伸手一抹额头上的汗,他不由得一愣。

怎么这么烫?!

即使没有拿出体温计,他都知道,自己这是发烧了,烧得还不轻!

玛德!肯定是被这个该死的吸血鬼老怪物给感染了!

刘晗心中一片冰冷。

最新小说: 无限穿越之你是谁 灵来无恙 南城遥 吞噬进化谱 我有一台GBA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红尘斋姑娘 碧水天堂 我练了辟邪剑谱 将军也是王妃的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