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为师我乐意 > 13 好心救助

13 好心救助

刘晗现在搞清楚了状况,为何这头小独角兽每勒索到一坨黑松露,就立即消失不见,原来是来回奔波,把黑松露送给这头大独角兽吃的。

小独角兽纵身一跃,十分精准,叼住黑松露,漂亮的小尾巴摇得更欢了些。

刘晗从空间戒指里,拿出背包,翻出里面的头灯戴上,迎着大独角兽走过去,边走边说:“行!别放电哈,我来帮你脱困。”

大独角兽很是平静地看着刘晗,独角也是彩虹色,但是却要长一些,粗一些,十分优雅。

只是粗略查看一番,刘晗就有些犯难。

这颗大树实在太大了些,别说他一个人,就是再来十个,都搬不动。大独角兽容身的这个石头缝,还真是凑巧得很,刚刚好可以容得下它,但又让它无法脱身。

再绕着这颗烧焦的大树走了一圈,刘晗立刻就有了主意,拿出栓在背包上的动力绳,两头打折,绑在大树干上,再绕到前头不远处的大树上绑好,这才折返回来,摸出军用狗腿砍刀,对着焦黑大大树干,一刀砍下。

他是准备把大树干砍掉上面一半,再做个支架,撑住卡在石头上的这一截,砍掉连着根的这一段,独独留下压住大独角兽的中间一段树干,这样就能搬动了。

手起刀落,焦黑的树屑横飞,刘晗砍得起劲,小独角兽就在一旁歪着脑袋,看得莫名其妙。

可是这颗大树太大了,树干也十分紧致,刘晗手里的军用狗腿砍刀锋利,又有热流加持,可是砍了半饷,竟然还只是砍出一个缺口,不到树干的十分之一。

刘晗停下来看了几眼,眼角余光看到小独角兽,立时眼前一亮,对着小独角兽招招手,用手拍着刚才看出来的缺口,说道:“来!对着这里来一家伙!”

话音未落,小独角兽头一昂,血色月光下,一道电光自彩虹色独角上骤然亮起,带着霹雳啪啪的声响,落了下来。

刘晗吓得浑身一个哆嗦,不假思索之间,就飘飞后退。

嗞啦一声,电光落在树干缺口处,轰然炸响。

刘晗心有余悸。这幸亏他躲得快,要是晚个半步,就要跟这个树干一样,被赵飞了。他看着被炸出一个大缺口的树干,忍不住对着小独角兽破口大骂:“笨蛋!不会等我走开了,再动手啊!把我给炸飞了,谁来救人!你吗!”

小独角兽似乎听懂了一样,呜呜叫了两声,低着头,后退了两步,眼神怯怯地看着刘晗,十足一个小可怜的模样。

刘晗气不打一处来,又好气,又好笑,恨铁不成钢一样,咬着牙,强忍着笑,手中的军用狗腿砍刀往树干上的大缺口一指,说道:“笨蛋!别装可怜了!再来!”

这一下,小独角兽来了劲,前蹄一蹬,人立而起,彩虹色独角电光大盛,嗞啦作响,在它往下一顿时,头一低,电光从独角上飞出,噼里啪啦声中,准确地落在大缺口上。

缺口再次扩大。

这个法子可行,比用刀砍高效过了。刘晗指挥着小独角兽,接连来了三下,只听得喀喇一声响,一人都无法合抱的焦黑树干,终于在电光中断裂。

“快躲!”刘晗喊了一声,往一旁闪开。小独角兽几个蹦跳,比刘晗动作快捷多了,反而先一步避开,歪着头,看着刘晗,甚是得意的样子。

大半截树干顺着山坡,轰隆着往下滚去,一头撞上两颗大树,一阵摇晃之后,才回复平静。

刘晗精神大振,马不停蹄,削尖粗大的树枝,做了个支撑,这才用刀在树干上砍出一个缺口,退开来,指挥小独角兽放电攻击。

一连五次,电光闪烁之中,缺口断开,压着大独角兽的树干以支撑为杠杆,缓缓倾斜。大独角兽哞的鸣叫一声,身上一轻,稍稍用力,就掀翻压在身上的大树干,脱身而出。

小独角兽欢叫一声,如一道闪电,蹦跳到大独角兽跟前,十分亲昵。

只是大独角兽的后腿,有些不太自然的弯曲,行动也受限。

刘晗收起军用狗腿砍刀,对着大独角兽说道:“你的后腿有骨折,需要处理下,不然会影响行动。”

他也不确信大独角兽有没有听懂,但是他走过去的时候,大独角兽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没有任何举动。

刘晗蹲下身,仔细检查一遍,就很确定,大独角兽的小腿跖骨有骨折,需要打个夹板才行。

这不是个事,一通忙活,刘晗就拍拍手,站起身来,很是满意自己的这个手艺。虽然用掉不少绷带和医用胶带,但效果十分不错。

他哈哈一笑,也不管一大一小独角兽能不能听得懂,说道:“好了,大功告成!我也终于可以回去睡个安稳觉了!”

小独角兽哞哞叫了几声,终于放下戒备,在刘晗身边,低着头。刘晗忍不住伸手去摸彩虹色独角,结果刚刚触碰到,就全身如过电一样,一阵麻痹感从肌肤上流过,头发根根竖起,爆炸成刺球。

幸亏他收手得快,可饶是这样,他还是触电了一般,跳出几步远,犹自心有余悸。

“惹不起!惹不起!”刘晗心中暗骂。

他看着大小独角兽,摸出两坨黑松露,隔空扔了过去,说道:“好了,我该走了!byebye!”

看样子独角兽很喜欢吃这种黑松露。刘晗走出好远,回头看时,大小独角兽还站在山坡上,目送他的离去。

回到宿营地,重新添加柴火燃起大火,刘晗钻进帐篷,心满意足地躺下。

今夜的经历还真是离奇,黑松露,独角兽,还莫名其妙地为大独角兽骨折的跖骨上夹板。

唯一不爽的,就是无法打开李少君留下来的那些玉简。刘晗拿出一片空白的玉简,拿在手上把玩。

这片玉简是一片空白的,什么都没有。

他就这么拿着这片空白玉简,似睡非睡,回想着这两天的所见所得所经历的,任由身上的热流延伸到玉简里头,不知道何时睡着。

最新小说: 无限穿越之你是谁 灵来无恙 南城遥 吞噬进化谱 我有一台GBA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红尘斋姑娘 碧水天堂 我练了辟邪剑谱 将军也是王妃的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