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为师我乐意 > 12 事关黑松露的敲诈勒索

12 事关黑松露的敲诈勒索

山坡上,那头独角兽又出现了。

还是在那里摆出一副跃跃欲试,准备攻击的样子,双眼紧盯着刘晗,又是前蹄踏地,又是打着响鼻,又是展示着彩虹独角上缠绕闪烁的电光。

艹!敲诈勒索么!刘晗心里暗自好笑。

不过他倒也不在意。

这片山坡上的黑松露,少说也有百多坨,被这个美丽的独角兽勒索去几坨,也不是个事。

他对着山坡上的独角兽做了OK的手势,挥着工兵铲,只是片刻工夫,就从地下挖出一坨黑松露,看也不看,直接扔了过去。

独角兽接过黑松露,再次消失。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刘晗每挖出七八坨黑松露,就要扔给独角兽一坨,大头仍旧落进刘晗的手中。

整个山坡,被挖得一片狼藉,围绕着一颗颗大树,是一堆堆的土堆。

最后的一坨黑松露,刘晗扔给出现在山坡上的独角兽,就拍拍手,心满意足,准备离开。

走出没两步,一道电光从山坡上落下,正正击中刘晗前方几步远的那颗大树,发出啪的一声闷响。本就烧得焦黑的大树,在电光之中颤抖着,轰然一声倒塌。

刘晗幸亏身手不错,一见情势不对,当即闪身避开来,不然就要被倒下的焦黑大树干给压成肉饼。

我艹!有完没完!刘晗怒了。

挖黑松露时,虽然是被这独角兽敲诈勒索,但他得大头,独角兽只得了小头,故而他只是觉得挺好玩,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双赢原则,也就这么一笑而过。

可是现在,孰可忍孰不可忍!

他拔出背上的军用狗腿砍刀,冷冷地瞪着山坡上的独角兽,吼道:“喂!过分了哈!是想要打一架吗!”

独角兽应声往后退了一步,旋即如同被激怒了那样,再往前两步,昂起头,双蹄在空中踢踏几下,叫了一声。

刘晗听不懂什么意思。

不过他看独角兽这个意思,跟那头狼人不太一样,似乎不是真的想要跟他打一架。

它没有发动攻击,刘晗当然也不会主动上前惹事。

自己什么实力,他是很清楚的,虽然小腹深处的那团火焰,一直在跳跃着,喷吐出一股股热流,在全身流转,没有熄灭的迹象,给他力量、超卓的视觉和听觉,可他却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这个元初之界的粉嫩新人,没有师承,没有靠山,没有人带,两眼一抹黑的睁眼瞎,没有四处惹事的本钱。

一人一兽,隔着山坡对视,彼此张牙舞爪的,闹腾了一会儿,刘晗就收起军用狗腿砍刀,指着独角兽说道:“我要回去睡觉了,不要再闹事啊!再闹事,小心我揍你!”

独角兽哞哞两声,看起来像是在商量好了一样。

刘晗倒退着,走了几步,见独角兽没有动静,这才放心地转身,迈开步伐。

只是没走出几步,身后嗤的一声响,又是一道电光,自山坡上亮起,落在他前面十来步外的那颗大树上。

这一次,声势就小了不少。

这是什么情况?!刘晗有些奇怪。

他转过身,看着独角兽在山坡上人立而起,前蹄在空中踢踏着,如同在招手一样。这个独角兽要是想攻击,也该是对准他落下电光才对啊,怎么会对准十来步外的大树呢?

莫非它是不让自己离开?它是想要所有的黑松露?还是想要表达什么?

刘晗琢磨着,再次拔出背上的军用狗腿砍刀,装腔作势一番,就大喊一声,往山坡上冲去。

他是准备试探一下。

山坡上,独角兽十分冷静,看着刘晗疾冲而来。在刘晗冲上半山坡时,它才不慌不忙地转身,还不忘叼起地上的那坨黑松露,迈着优雅的步子,消失在山坡后。

等刘晗冲上山坡,独角兽已经站在二三十米外,好整以暇地看着刘晗。

这个速度,完全不是刘晗能跟得上的。

只是刘晗刚刚想要转身,它就头一低,一道电光自彩虹独角上迸射而出,落在刘晗去路前的大树上,每一次,都是离着十多步,明显不是冲着刘晗去的。

等到刘晗追上去,它又转身跳跃着离开,然后回过头来,看着刘晗。

如此追追逃逃,刘晗索性放开脚步,猛追不舍。就算他竭尽全力,速度全开,那头独角兽始终在他跟前二十来米的距离上,蹦蹦跳跳的,显得十分轻松。

直到独角兽停了下来。

刘晗也跟着停了下来,只是看一眼,他就知道了这头该死的小独角兽,把他逼迫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堂堂花间仙门门主,虽然是冒牌的,那至少表面上也还是门主,竟然被一头还未成年的小独角兽给逼迫到这个地儿来,只是为了救这头大独角兽。

刘晗气不打一处来,看向十多米外瞪着他的小独角兽,没好气地骂道:“你个小王八蛋!就为了这点破事,还得老子觉都没得睡!还看!看什么看!小心我揍你一顿!”

话音未落,他冲着彩虹色独角上电光缠绕的小独角兽,装模作样,举刀冲来过去。

小独角兽有些发懵,低着头,彩虹色独角上电光大盛,看样子随时可以攻击,可是它却看着大独角兽那边,最终哞哞叫了两声,低着头,往后退开。

刘晗止步,呵呵笑道:“算你个小王八蛋识相!”

他收起军用狗腿砍刀,虽然这么说,其实则是不得不停下这般虚张声势,心里则是暗自心惊胆战。刚才这么一会儿,血红色月光下,空气中都似是充满了电光,裸露在外的肌肤,感觉到如有无数牛毛细针在刺一样。

这只能是这头大独角兽在戒备。

光是戒备,就有如此威势,这要是一道电光攻击下来,估摸着直接就可以把他给电成一堆焦炭,就跟周围这些一抱粗的大树一样。

这头大独角兽被压在一颗倒塌的大树下,也幸亏这里是山坡,崎岖不平,没有直接压实,不然的话,这头大独角兽也会被压成一堆肉饼。

可它也困在这个狭小的石缝间,无法脱身。后腿被压得曲折,前腿只能半跪着,憋屈得很。

小独角兽哞的叫了一声,摇着漂亮的尾巴。刘晗摸出一坨黑松露,扔了过去,说道:“奖励你一坨!”

最新小说: 丛林军医 我不是大好人 魂御万千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我老婆明明是天后却过于贤惠了 域寂 苏家养子 魂龙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我真是混娱乐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