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再见他

告白男子得意洋洋的看着叶蓁蓁,自我感觉良好,等着叶蓁蓁的下文。

半晌不见叶蓁蓁说话,以为她接不上了,哈哈笑了两声,这才开口,“夭夭,说话可要算数,要是回答不上的话,是要喝完这一整杯红酒的。”

“你——作弊,不可以用同音词代替。”叶蓁蓁优雅的切着牛排,吃了一小口,皱了皱眉,表示不悦。

“好吧,听你的,我想想。”看到入口的那口牛排,他的眼睛发了亮光,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果然不能走老套路。

“篇——篇——我还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了,这杯我喝。”他一饮而尽,眼神自始至终没有离开叶蓁蓁。

“该你出题了。”

叶蓁蓁说完之后,漫不经心的拿起手机,拍了一张桌上浪漫的烛光晚餐,发了朋友圈,习惯性的带上了定位,并配文:有一郎君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日日不见兮,便害了相思。

发的间隙里,告白男子已经出了题,他说,“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孩,自从我上次见过你之后,我就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就算死也想要和你在一起,我的题就是一见钟情,到你了。”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情难自已。”

告白男子的话,她根本没有听进去,今天心情不是特别好,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勾起来了她埋藏已久的思念,让她对那人的相思之情,狠狠的勾了起来。

她这一刻里真的真的好想他,看一眼,见一面,死亦足矣。

“已——已——已……”

草,他娘的。

也许他真的不该答应这个游戏,这不是被坑了吗?这已字有开头的成语吗?

硬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来,不行,这样下去不行,她看起来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得改变策略,让她把心思放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此捂住胸口重重的咳了几声,瞬间憋的脸色涨红,悄悄地松开了手里的杯子。

清脆的响声,红酒杯破碎的声音,才拉回来了叶蓁蓁的思绪,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又看了一眼对面的人,已然失去了继续待下的兴趣。

“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先走了。”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为何,此刻头有些沉,这不应该,刚才看书才头疼的,这都出来好一会了。

准备起身的时候,这才感觉双腿发软,她根本失去了起身的力气。

“你没事吧?要不我送你回去。”告白男子装作丝毫不知情的样子,关心的起身,走到了叶蓁蓁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果然是需要主动出击,他的机会来了。

叶蓁蓁狠狠的甩掉了他的手,“你对我做了什么?”

告白男子笑了笑,“你在说什么?你需要休息,我送你回去。”

不管叶蓁蓁如何挣扎抗拒,他都不做理会,硬生生的将她掴在怀里。

叶蓁蓁扯起嘴角笑了两声,她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她以为他的目标是把她灌醉,所以才找了成语接龙的借口。

现在想想,问题应该是牛排上。

但是,想要把她带走,那不可能。

此刻告白的男子已经将她抱了起来,并没有从过来的那个门走,而是绕到了后面的小门,他低头在她的耳边轻语,“我带你去好好休息一下。”

叶蓁蓁看了门外一眼,集中精力,她想瞬移走了。

可是下一秒她很意外,因为并没有如她所想出现在门外面,她此刻老老实实的依旧在那人的怀中。

有些慌乱了,她不信这个邪,为什么紧要的关头出了岔子。

再一次的试了试,终归是没有成功,此刻只有眼睛可以动,眼睁睁的看着他抱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包厢的门。

“你放开我。”轻声低吼,她很想发火、呼救,但是她根本喊不出来。

或许瞬移不出来的原因是她的行动受了限制,他到底给她下了什么药。

“那不可能,你既然吃了我的饭,喝了我的酒,是不是就要留下点什么东西给我。”

告白的男子声音中透着兴奋,很雀跃,迈着轻快的步伐,很快就下了一楼,准备从餐厅的后门离开。

“你想干什么?”叶蓁蓁声音变了调调,这件事情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恐怖。

“要你就够了。”他的手放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仿佛抚摸着一件稀世珍宝。

此刻困意袭来,叶蓁蓁双眼无力,感觉睁开眼睛都变成了很困难的事情,看着前面的大门,门口的光很亮,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刺眼。

那光亮里好像站了一个人,她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觉得他的身影,他的轮廓,有些熟悉。

那挺拔高大的身形像极了那晚她第一次遇到他的场景,那是他吗?

好像不太可能。

她又开始做梦了,深深的无力感侵袭而来,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晶莹剔透的滚烫的泪珠从眼中滑落。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

楼道里的灯光突然熄灭,灯管发出呲呲拉拉的声音,一阵狂风从楼道尽头的门口灌了进来,在这逼仄的空间里无法消散,风狂乱的吹着,发出阵阵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周围的温度骤降,楼道里的暖气和空调全部失效了一样,仿佛置身冰天雪地。

告白男子双腿打了个颤,这是什么情况?前一秒的时候,还是前途一片光明,怎地此刻就像进了鬼屋。

“呸,谁在装神弄鬼,老子分分钟弄死他。”在脚边啐了一口,这才朝着前面继续走去。

门口的光很亮,亮到刺眼,告白男子看的时候眼睛都没有来得及完全的睁开就被那道光刺的眼睛生疼,又急忙的闭上了。

门口中间站着一个人,也许可能也不是人,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沉默的望着他的方向,只觉得他的周身散发着阵阵寒气,仿佛再朝着前面走上一步,就要被冰封在原地。

是人是鬼?

是进是退?

朝后缩了一步,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人,看了一眼她安睡的面容,鼓起了勇气一步一步的朝着前面走去。

煮熟的鸭子可不能飞了?

难道要因为这莫名其妙出现的这恶劣天气而退缩跑路吗?

那不可能。

一步一步的接近了,只觉得浑身都开始颤抖,越靠近越冷,这一切都透着莫名奇妙。

停在距离门口两米的地方,他冷到哆嗦的不行,怀里的人也抱不住了。

抵在墙边喘口气,那鬼魅一般的身影依旧停留在门口,一动不动,让他有些胆战心惊。

突然,一道残影从眼前略过,手上一轻,怀里的人已经不见了。。

一双凌厉的眸子出现在了眼前,那眸中仿佛有万把刀剑,一刀一刀,一剑一剑的刺到他的身体里,只觉得全身疼痛无比,瞬间疼痛到无法忍受,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最新小说: 丛林军医 我不是大好人 魂御万千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我老婆明明是天后却过于贤惠了 域寂 苏家养子 魂龙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我真是混娱乐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