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小共主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神王洞

第三百二十八章 神王洞

丘西神王,是帝丘西地多数有头有脸的山上仙门对山下那座神王府的有加赞誉,不牵涉任何的利益关系,仅仅是因为默认了神王一脉与人族大帝息息相关的事实。

帝丘西地,多平原之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仅是帝丘之上的十大山水有灵的洞府就占去六数之多,其中最出名也是最引人入胜的一座神王洞,便是归辖于神王府所有。

神王洞,相传起于帝丘沧海桑田之时,洞中有万年石钟乳形如小人,根根倒挂,据说老一代神王乍起风云之中,便是完全得益于在神王洞远古遗迹中寻到的一卷绝顶攻伐之术,才使得老神王破境如饮水一般轻松,越境杀敌更是不在话下,屡屡创下以弱敌强的神话。

不过这些皆是属于神王府不传之秘,外人非议猜想的再厉害,只要神王府不吐口,其他人议论再多,也不过是徒给神王府平添人气。

如今外表不过花甲年岁实则真正寿龄已经七千岁有余的老神王,终于能将肩上的担子,稍稍挪移出来一部分,给与成人的儿子来担扛。

因为人逢喜事心神爽,加上来往满座宾朋非富即贵,一番觥筹交错下来,不胜酒力的老神王纵然再神功无匹,也经不住酒气上涌的厉害,头脑也就昏沉起来,一身气机已然悄然散去,这种举世瞩目的喜事,敢登门寻死的,也不过寥寥无几,难得能身心轻松,享受一回凡俗之乐。

耳畔边充斥着儿子心疼的提醒话语,老神王脚步虚飘,和一个凡俗花甲老人毫无区别,倚着儿子不知朝什么地方缓缓走去。

“爹啊,你都活了七千余岁,怎么这点酒量都没练出来,难不成我小时候听你说的那些都是胡诌出来的……想吐,慢一点,趴在这里……”

老神王心神已经几近醉醺之态,耳畔里虽然还能隐隐约约听到儿子一大堆话语,但心神已经不再流转,只凭借着本能……“呕”,吐了起来。

小神王看着趴在凉亭栏杆上呕吐不止的老神王,心神摇曳,想起了他小时候在这里读书的场景,那时候这座凉亭,算是他和娘亲最惬意自在的地方,因为这里没有那些心机深沉者的窥忌,有的只是一个渴望长大赶紧离开这个冰冷囚笼的少年以及一位孤苦半生却无处诉说的可怜妇人。

“爹,你还记得吗,我们一家三口在这里,只吃过一顿饭,还是娘亲苦苦哀求你留下来陪我的,因为那天正好是我六岁生辰,我记得娘亲特意穿了一件清水长裙,头上插着紫荆珠钗,在这亭子里给你跳舞看,你不知道娘不止一次对我说过你以前最爱看她跳舞了……”

小神王神色落寞地轻说着,时不时还能听到前院传来的喧嚣喜庆之声,只不过小神王已经听不到,完全沉浸在往昔回忆之中。

“呕……”

老神王又吐了起来,凉亭外的荷塘,群鱼跃水,相互拼抢着落入水中的呕吐物。

“冲儿……水!”

老神王下意识轻唤了一声自己的儿子,因为腹中酒水已经呕吐不少,头脑也多少开始清醒一些,但还是醉意阑珊,酒气冲天。

神冲,便是小神王的不俗姓名,是老神王昔年求来一位云游而过的仙家道长所取,寓意深长,一飞冲天。

神冲跑去端来茶水,喂服老神王喝下半杯后,已经累的热汗直流,毕竟还是初秋,夏热还未真正完全褪去,头顶的大日纵然没有了夏日的炙热,但也是余威犹存。

脱掉身外一层的喜衣,神冲将其垫在老神王的头下,喝了水后再无呕吐迹象的老神王似乎沉沉睡去,就那么倚睡在凉亭石椅之上。

一阵泛着喜庆气息的凉风从远处吹拂而来,掠过别有一番意境的荷塘,灌进凉亭之中,算是稍稍缓解了神王父子二人的暑热。

“冲儿啊。你可要向爹学习,你知不知道外面对爹可是一百个钦佩,昨天在西地境内翻江倒海的恶蛟被爹一锅给端了,听说那寒冰仙子对老爹可是赞不绝口……”

“冲儿,你乃神王一脉后人,要知道神王一脉的传承是如何,开创神王一脉的第一代神王,曾经与人族大帝关系莫逆……”

“冲儿,兵字诀已经全部授传于你,爹已经再无半点拿得出手的东西,神王一脉,未来如何,有你一半担当啊!”

……

冰崛亭,乃是老神王的父亲所取,这座屹立在神王府后院荷塘之上的小亭子,据说是第一代神王晚年遁隐于此时,因地制宜所筑,至于为何取这么一个毫无半点温度的名字,却是鲜有人知。

一道身影跃入荷塘之中,好如一条入水之鱼,身形灵动,游速惊人,直奔凉亭底部而去。

待好似水鱼一般灵活的身影潜到水底,水底的淤泥赃物方才被搅荡而起,身影绕着凉亭石基游转三周后,蓦然游停,身形一闪,倏忽消失在开始浑浊的池水底。

一条狭长的暗道,暗道两侧石壁之上相隔不远便悬亮着一盏灯油充足的长明灯,若是没有任何意外,这些长明灯足以支撑数千年而不灭,维持暗道亮如白昼。

穿过狭长湿漉暗道,是一座陈设简单的暗室,暗室中摆放着桌椅,桌椅上陈列着笔墨纸砚,甚至还能嗅到空气里留存的袅袅墨香,暗室墙壁上悬挂着一张女子挂像,画中女子婀娜多姿,身形秀美,仅从给人无限遐想的背影来看,就有七八分的把握可以断定女子仙容如何。

挂像因为被暗室水汽沁染的缘故,多多少少有些墨迹散开的迹象,尤其在女子头像附近,更是墨迹浑浊,好似被泼了一池浓墨,只不过被人巧妙地在其上借助晕散的墨迹巧手妙成地添画成了一朵凉意逼人的黑梅。

身影在暗室中停留片刻,更多的还是在女子挂像前驻足而仰望,不知道在回忆或是思量什么。

如此静过了小半柱香时间。身影这才取下女子挂像,卷起收好,放在落尘方桌之上,转动墙上的一块暗石,一睹暗门从旁边石壁上徐徐打开。

身影再次走进其中,却是一条更加幽暗狭长的暗道,刚刚成人的他,只能躬身猫腰,在没有长明灯照亮的暗道中继续前行。

暗道之中,因为久未有人来过的缘故,空气里都充斥着一股难闻的霉味,不知走了多久的身影,时不时还得停下来倚着泥壁稍稍喘息。

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了许久许久,狭长暗道前端终于能窥见一丝丝光亮,好像是透过某种缝隙照射进来的自然光,甚至空气里的霉味已经不是那么明显。

满满挪移到暗道口,因为靠近道口的这一段暗道,愈发的窄小,成年人根本无法猫腰而行,只能以蹲行的姿态,在湿滑的暗道中前行,也不知道当初挖凿这条暗道之人,是作何打算。

探手推开罩在道口上方的沉石,一阵地动山摇的阵响过后,身影从洞口轻松跃出,出现在一处山腰崖洞中,数十步之外便可听到滚滚激流拍打两岸石壁之声,身影愣了一下,这不是爹与娘私会的地方?

身影正是小神王神冲,因为知道老神王凉亭下的秘密,早已想一窥究竟,只是毫无机会可言,今日老神王酒醉神旋,不躺上一夜怕是清醒不过来,天赐如此良机,神冲自然要牢牢抓住,所以就在自己大婚之日,脱下喜服,潜入荷塘底,一路摸索到此。

本以为洞中女子挂像是那娘亲年轻时留存,挂像后的这条暗道,也是二人私会之地,但一路走来,事实却超乎他意料之外,这处崖洞,若是他所料不错,赫然是神王洞所在。

神王洞,由神王一脉诸位先祖一手造就而成,据说有一代神王中年惨死,便是与神王洞深处有莫大关联,但这也不过是外界三人成虎谣传而已,事实真相如何,谁人也无从知晓。

神王洞,位列帝丘十大古洞之一,可谓是名扬帝丘,但因为涉及神王一脉禁忌,外人不得参观游览,故而不如其他古洞实打实的有名。

神冲环顾四周,石洞崖壁之上尽是好似刀劈斧凿之态,甚至还有某种如同被巨大兽爪抓挠的爪痕,如此看过一阵,朝洞内走去。

越往神王洞中走,神冲的心情愈是复杂,仅仅走出这百余步远的距离,洞中已经出现四具服饰各异的古老尸骸,年代最老的一具,所穿服饰是神冲在翻看帝丘古卷看过的,如今细想起来,好像是哪一座辉煌到极致的皇朝天衣。

“摄武皇朝?”

神冲终于回忆起来,摄武皇朝在帝丘古史上留下了极其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帝丘昔年除却那百余个势大底蕴深的古老族群辖地一方外,剩余之地便是一片混乱纷争,甚至连山上些许人丁不旺的仙门都被殃及池鱼,而不可独善其身,而摄武皇朝便是于此环境中艰难崛起的,一代摄武天皇兵从剑修之属,于一地绝境中拼杀而起,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在前半生涯中,算是九死一生,其后得人族大帝相帮,冲破帝境,是帝丘古史上诸多皇朝中第一位迈入帝境的皇者,至此开始逆天杀伐,追随人族大帝踏临诸多古地,杀进杀出,终成一代杀皇,摄武皇朝之名,便是为缅怀这位近乎以杀戮证道的绝世皇者。

“摄武天皇怎么可能死在神王洞?”

神冲诧异不已,如今摄武皇朝仍旧是名震丘西的第一皇朝,神王府与其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可如今摄武天皇尸骸出现在神王洞中,若是消息流传出去,神冲无法想象会掀起怎样一股浪潮?

神冲特意观察了一下尸骸,并无任何的缺损状态,骨质莹白,稍稍靠近甚至还能感觉到其上流露出来的皇者气势,压迫的他不得不退后些许。

“不像是刀兵相见厮杀而死,也没有中毒的迹象,难不成昔年摄武天皇自觉命不久矣,大道即崩,索性跑到神王洞来嫁祸神王一脉?”

神冲暗自思量,但这种假想有诸多瑕疵,最大的漏洞之处,就是摄武天皇和神王一脉都与人族大帝息息相关,也算是携手同行的一路人,更何况神王一脉与摄武皇朝素来并无冤仇,嫁祸就更是无从说起。

帝丘古史记载,摄武天皇生性豪迈,敢作敢为,随人族大帝踏临古地,常常是先于众人冲杀,如此豪气干云之辈,神冲自认不会做出这种有损一世英名之事。

稍稍收敛思绪,又前行数十步,两具交叠在一起的尸骸,映入神冲眼帘。

一具尸骸依据失去华彩的服饰来看,多半是山上某位仙子之属,手中长剑直插另外一具尸骸心府之地,但女子咽喉被另一具尸骸咬中,腰腹部位更是被对方一拳凿穿,从尸骸形态来看,神冲也无法判断出咬死女子仙师的尸骸究竟是何种人属。

但可以明断的是,这两具尸骸之间的厮杀惨烈程度,远比方才那四具近乎完好无损的尸骸间搏杀要惨烈。

正当神冲打算继续前行之际,一抹刺目神光从女子头顶的发簪之上冲入其眼帘,“前辈多有得罪,还望见谅!”,神冲致歉一番后,取下女子发簪,吹去上面历史的烟尘,显露出一行字迹来,“仙墟照古今”,神冲掂了掂骨玉发簪,轻若无物,但异常坚硬,纵然被光阴打磨腐朽,仍旧流露出气可吞天的磅礴气势,神冲暗自咋舌,这女子昔年该是何等的惊天绝艳!

收好骨玉发簪,神冲没走几步,又捡拾了一盏锈迹斑驳的旧灯盏,试着拿火折子引燃,没曾想竟然还真能点燃,如此一来,也省去不少的事端,最起码不用再以神魂巡游之态,来观察洞中之物。

接下来的一段路。可谓是尸骸遍地,一地被打散的骨架,根本分不清什么,神冲只好尽量躲避,这些惨死于神王洞中的尸骸,昔年无论如何,到得今日,终归算是前人,即便不尊称一声前辈,但起码得尊崇还是要有。

几乎跳行了一段路后,神王洞开始变得灼热起来,仿佛地下流走有火山岩浆,洞中石壁也是触之不得,如同被喷上了一层厚重的火漆,映目之地,赫然是炎炎火焰一般,神冲觉得脚下的鞋底已经要焚烧起来。

在遍地鲜红之中,姿势各异横陈着七八具大部分骨架已然化为骨灰的遗迹,这些尸骸留存相对完整,只不过所处时代要更为古老,甚至远在摄武天皇之前,因为神冲发现,这些化为骨灰的尸骸,骨质的晶莹程度,远比摄武天皇还要莹白,这也说明了这些人生前所在境界,更在摄武天皇之上!

摄武天皇晚年,据说一只脚已经迈过帝八境,若是能顺利破开此境,寿龄又可延长千岁,只可惜诸多旧疾齐齐涌来,成为压垮摄武天皇残躯的最后一根稻草,使得一代皇者饮恨而逝。

“难道是帝八境之上的强者?”

神冲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若是猜想为真,那这些人生前可是名副其实的大帝,那究竟是什么人才能杀死七八位大帝强者?

简直匪夷所思!

闻所未闻!

大帝一词,在诸多混沌古地中,是提及便会有无量因果的禁忌,在各自时代成帝立威的一众大帝中,公认杀伐力盖压万古的大帝,乃是人族诞生的第一位大帝强者,相传这位人族古史上的第一位帝者,乃是屠龙而成帝,神话时代中强大的龙族乃是混沌九兽之一,与渺小无依的人族,根本不是如今相传的附属族群,因为时代断层之故,诸多古史已经无从考究,只能任由后人史家信笔而书!

但诸如神王府此类的古老之属,自然是知晓一二,那些被后人信奉的真经传记在他们眼里,不过与小说家笔下的志怪小说无异。

“不可能,若是七八位大帝强者在此浴血厮杀,神王洞怕是根本无法承受大帝一击,而早已毁灭在远古时代……”

神冲拧眉,觉得自己走进了一个误区,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只能暂时将纷杂疑惑压在心底。

绕过长长一段好似烈火焚烧之路,神冲又发现了些许非人属的巨大骨架,这些骨架已然超脱神冲的见闻,随便一根白骨,足有千斤之重,其上流淌着令人压抑惶恐的刺目猩红,神冲尝试以斗字诀攻伐,手中攒聚出一股凌厉战意,一记轰出,孰料猩红骨架毫发无损,只不过其上的猩红光芒多少有些减弱!

“饕餮一族,误我人族……”

四周打量之中,神冲蓦然发现在一块凸出的洞壁上,有人用锐器刻下一行血字,而且看其结尾匆促,似乎尚有刻字未留。

“混沌九兽中的饕餮一族,凶残无度,喜食各族,人人得而诛之!”

神冲色变,饕餮一族的凶名,早在远古时代就人尽皆知,尤其在神庭封神一站中,近乎重创那位无上神帝,若不是天道垂留,对饕餮一族有压胜,那位神帝怕是也打败不得饕餮一族,从而开创一个亘古难寻的神庭时代。

“丘东神族,哎……”

神冲心中一叹,神族传承至今,落寞如此,让人无法不感慨万千!

丘东神族,算是帝丘之上百余古老族群中传承最古老的几大族群之一,由神帝起呈一飞冲天之势,达到鲜有族群所能企及的巅峰,然后开始徐徐回落,在神帝陨落后,更是一落千丈,跌至谷底,一直苟延残喘到得如今,神冲前两日还听闻传言,说有金甲神将降临神族,神族那位神妃尚且存活于世……

“眼热却搬不走,白白浪费了这些宝贝……”

神冲叹息一声,继续前行。

诸如饕餮一族的骨架,若是被那炼兵洞寻去,怕是会锻造出一把绝世神兵,暂且记下,等出去后探探口风再说。

神冲已经打定主意,要拿这饕餮骨架炼就一把神兵,神王一脉的斗字诀在他手上,始终无法发挥出该有的杀伐,作为新神王,他如何能不心急如焚!

又前行许久,得见一座十余丈高的巨大骨山,这骨山赫然是用一具具人族尸骸垒砌而起,放眼望去,神冲估量,如此一座骨山,少说也得有万具尸骸!

踏地而起,跃上骨山,只见一座五色石台横陈骨山之中,石台占地不过方丈,一人多高,五色条石垒砌,上坐一具盘腿而坐的古僧!

古僧皮囊尚存,金黄若有霞,尤其是古僧周身,隐隐有佛吟之声缭绕,身上那件积落尘灰的僧袍,其上镶有星辰斗移古图,与一般佛门僧袍迥然不同,因为神冲不敢靠的太近,所以垂首古僧面部情况,神冲无法打量清楚,要想看清楚,只能绕过五色石台,去到古僧正前方,那样一来,身后即是洞壁,若是发生猝不及防之事,神冲断然无遁逃的可能。

“洞顶上刻画的是什么……”

神冲循着古僧垂首方向望去,在洞顶一块被好似打磨过的洞壁之上,赫然看见一方星宿宿栖图,图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被一把没入洞壁半数的锈刀钉着的一颗古星,只是锈刀遮挡的缘故,神冲只能依稀看见轮回二字。

“轮回古星?”

神冲喃喃自语,涉及轮回,纵然神王一脉都讳莫如深,曾经有一段时间,他想找寻一些涉及轮回的古卷,好想办法接回娘亲的残魂,只是翻尽藏书,神王府中涉及轮回的古卷,不过三卷,而且其中有两卷还有明显被人扯去某张可能涉及隐秘的书章,所以剩下能看且有用的,寥寥无几。

“这位古僧与西天佛门那位佛主不知有何渊源,观其僧袍少说也有万载之久,难道是圆寂于神话时代的某位高僧?”

神冲发现,从神王洞口一路走来,这些尸骸存在的年代也在恐怖增加,现在已经跨越到据说是第一个宇宙大时代的神话时代,这些遗骸就如同一座座写满古文的历史丰碑,矗立在神王洞中,仿佛在等待能真正读懂它们的那个人。

“再往前走会是什么?”

这是神冲现在既好奇又担心的事情,他生怕再出现一位比神话时代还要久远的古人遗骸,掀翻神王洞在他心中无与伦比的地位!

最新小说: 变成龙女怎么办 大佬今天也是个小作精 无尽武途 梦游南宋 我在蛮荒立轮回 乡村夜话之短篇 朝天阙 盛宠萌妻:大叔太腹黑 医仙 今天又是想刺杀夫君的一天
相关小说: 诱惑激情快播 闫凤娇照片打包下载 怎样在网上看黄色片 欧美a大片 影音 gg插阴道 手脚被绑的美女视频 在快播上能看的黄色网址 照片 自拍亚洲 www.kk8090.com 偷窥做爱的玛利亚 漂亮视频